《货币作手回忆录Ⅱ》第十一章(第10节):那些年,笔者收藏的经典:生存智慧-(完全去除社会的垃圾)

一、成长到真正富有:

似乎人类觉得只是成为他们自己是不够的,为什么大多数的人会有一种强迫性,想要去取得权力和声望等等,而不要只是成为一个单纯的人?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它具有两面,这两面都必须加以了解。首先:你从来没有按照你本然的样子被你的父母、老师、邻居和社会所接受,每一个人都试图要改善你,要使你变得更好,大家都指向每一个人都可能会有的缺点、错误、弱点和脆弱的地方,没有人强调你的美,没有人强调你的聪明才智,没有人强调你的伟大。

只要活着就是如此的一个礼物,但是从来没有人告诉你要对存在感谢,相反地,每一个人都不高兴,都在抱怨。很自然地,如果围绕在你生命周遭的每一件事打从开始就指出,你并不是你应该成为的样子,就一直给你很多很高的理想说你必须去遵循它们,你必须去变成它们,你的现状就永远不会被赞美,会被赞美的是你的未来——如果你能够变成值得尊敬的人、有权力的人、富有的人、知识份子、或是在某一方面有名的人,而不只是一个没没无闻的人,你才会被赞美。经常在反对你的制约已经在你里面产生一个概念:“就我现在的样子,我是不够的,有某些东西缺少了,我必须去到其他某一个地方,而不是在这里,这不是我应该呆的地方,我应该呆在更高、更有权力、更显赫、更令人尊敬、更有名的地方。”这是整个故事的一半——它是丑陋的,它不应该是如此。如果人们更聪明一点,知道要如何成为母亲、如何成为父亲、如何成为老师,这种情况就可以消除。

你不应该把小孩带坏。他的自我尊敬,以及他对自己的接受,你必须帮助它成长,然而相反地,你倒反而成为他成长的阻碍,这是丑陋的部分。但这是简单的部分,这是可以被消除的。因为你可以很容易而且很理想地看清楚说你不必对你的现状负责任,自然就是把你创造成像现在这个样子,不必要地为洒在地上的牛奶痛哭是全然的愚蠢。

第二部分非常重要,即使所有这些制约都被消除——你原来被养成的习惯改过来了,所有的这些概念都从你的头脑被带走——你仍然会觉得你还不够,但那是一种完全不同的经验。那个用语是一样的,但是那个经验却完全不同。你是不够的,因为你还可以更进一步,它将不再是变得更有名、更值得尊敬、更有权力、或是更富有,那些东西根本就不是你所顾虑的,你的顾虑是:你的本性只是一个种子,你并不是生下来就是一棵树,你生下来只是一个种子,你必须成长到你可以开花的那个点,那个开花才是你的满足、你的达成,这个开花跟你的权力无关、跟金钱无关、跟政治无关,它只跟你本身有关。它是一种个人的成长,就这一点而言,其他的制约是一种阻碍、一种转移,它是误用了对成长的自然渴望。

每一个小孩生下来是要长成一个具有爱心、具有慈悲心和具有内在宁静的充分开展的人,他必须成为对自己的一个庆祝,它并不是一个竞争的问题,它甚至不是一个比较的问题,但是初期丑陋的制约使你转移了,因为那个想要成长的动力、想要变得更多的动力和想要扩张的动力被社会和被既得利益者所利用了。他们使它转移,他们灌输给你一些思想,使你认为这个动力就是要去变成拥有更多的金钱。这个动力就是意味着要在每一方面都爬到顶端——在教育方面,或是在政治方面。不论你在哪里,你都必须爬到顶端,比那个更少你就会觉得你做得不好,你就会有很深的自卑感。

这整个制约产生一种自卑感,因为它想要使你变得更优越,比别人优越,它教你竞争和比较;它教你暴力和抗争;它教你说手段并不重要,重要的在于结果——那个目标是成功,他们很容易就可以做到这样,因为你一生下来就带着一种想要成长的驱策力,想要去到其他某一个地方的驱策力。种子必须走一段很长的路才能够变成花朵,它是一个神圣的旅程,那个驱策力是很美的,它是大自然所给予的,但是直到目前为止,社会一直都非常狡猾,它会将你自然的本能转向、导入歧途、或转移,使它具有社会的实利。

这两种情况都会使你觉得不论你在哪里,总是缺少某些东西,你必须去取得某些东西、达成某些东西,变成一个有成就的人,变成一个往高处爬的人。这需要你的聪明才智来弄清楚你自然的驱策力是什么,而社会的制约又是什么。切除社会的制约——它全部都是垃圾——好让自然保持纯洁,不被污染。自然一直都是个人主义的,你将会成长,你将会开花,你所开出来的或许是玫瑰花,别人所开出来的或许是金盏花。并不因为你是玫瑰花,你就比较优越,也不因为他是金盏花就比较低劣,重点在于你们两个人都开花了,那个开花给予一个很深的满足,所有的挫折和紧张都消失了,有一种很深的和平弥漫着你——一种超越了解的和平。但是首先你必须完全摒除社会的垃圾,否则它将会继续转移你的能量。

你必须成为丰富的,而不是富有的,丰富是另外一回事。一个乞丐可以很丰富,但是一个国王也可能很贫乏,丰富是一种存在的品质。亚历山大碰到戴奥真尼斯,他是一个光着身子的乞丐,只有一盏灯,那是他唯一所拥有的东西,甚至在白天,他都点着灯。很明显地,他的行为举止很奇怪,甚至连亚历山大都必须问他:“为什么你要在大白天点灯?”他提起他的灯看着亚历山大的脸,他说:“我日日夜夜都在寻找真正的人,但是我找不到他。”亚历山大觉得很震惊,一个光着身子的乞丐居然会对他这个征服世界的人说这种话,但是他能够看出戴奥真尼斯的裸体呈现出非比寻常的美,他的眼睛很宁静,他的脸非常平和,他的话语具有一种权威,他的“在”非常冷静,非常具有安抚作用,虽然亚历山大觉得被侮辱,他也无法反击。那个人的“在”散发出如此的光芒,在他的旁边,亚历山大看起来就好像一个乞丐。他在他的日记上写着:“我首度感觉到丰富是某种跟有钱不同的一回事,我看到了一个丰富的人。”丰富是你的真实和真诚、你的真理、你的爱、你的创造力、你的敏感度和你的静心品质,这才是你真正的财富。

社会将你的头转向一些世俗的事情,而你已经完全忘掉你的头被转向了,你必须很警觉,不要被任何人所操纵,不管他们的意图有多么好。你必须使你自己免于受很多用意善良的人士的影响,他们经常叫你要成为这个,成为那个。听他们讲,然后感谢他们,他们并不是真的想伤害你,但是那个伤害却发生了。你只要听你自己的心,那是你唯一的导师,在生命真正的旅程当中,你自己的直觉是你唯一的导师。你有注意去看直觉(intuition)这个词吗?它跟教学(tuAition)这个词是一样的,教学是老师所给的,它来自外在;直觉是你自己的本性所给的,它来自内在。你的内在可以指引你,只要具有一些勇气,你就永远不会觉得你是没有价值的。你或许无法成为一国的总统,你或许无法成为一个首相,你或许无法成为亨利·福特,但是那是不需要的,你或许可以成为一个很美的歌唱家,你或许可以成为一个很美的画家,不论你做什么都无关紧要……你或许可以成为一个伟大的鞋匠。当林肯成为美国总统……他父亲是一个鞋匠,整个参议院都觉得有一点尴尬,居然由一个鞋匠的儿子来管理那些最富有的人、那些上流的人,他们相信他们比较优越,因为他们比较有钱,因为他们属于年代已久的望族。整个参议院都有点尴尬、生气、被触怒,林肯当总统没有一个人感到高兴。

林肯在参议院发表他的第一次演说时,有一个傲慢的有产阶级的人站起来,他说:“林肯先生,在你开始演讲之前,我希望你记住,你是一个鞋匠的儿子。”整个参议院的人都笑了,他们想要羞辱林肯。他们无法打败他,但是他们能够羞辱他,然而你很难羞辱一个像林肯这样的人。

他告诉那个人说:“我非常感激你使我想起我的父亲,他已经过世了,我一定会永远记住你的忠告,我知道我做总统永远无法像我父亲做鞋匠地做得那么好。”全场鸦雀无声——林肯面对这样的话所表现出来的方式……他告诉那个人:“就我所知道,我父亲以前也为你的家人做鞋子,如果你的鞋子会磨脚,或者有不合适——虽然我不是一个伟大的鞋匠,但是我从小就跟父亲学到了那个艺术——我可以改正它。对参议院里面的任何一个人都一样,如果那双鞋是我父亲做的,而它们需要修理或改善,我一定尽可能帮忙,但是有一件事是可以确定的,我无法像他那么伟大,他的手艺是没有人能够比得上的。”当他想起他的父亲,他的眼泪就掉了下来。

不论你做什么都没有关系,你或许是一个三流的总统,你或许是一个一流的鞋匠,能够满足你的就是你享受你正在做的,你能够将你所有的能量都投放进去,你不想成为其他任何人,这就是你想要成为的,你同意自然在这出戏里面所让你扮演的角色是对的,即使用总统或国王来跟你交换,你都不要。这就是真正的富有,这就是真正的权力。

--------

二:权力是没有用的

在我的一生当中,我一直都被权力所诱惑,我一直都认为我可以从它得到某些东西,现在我觉得它似乎非常有限、非常微不足道。然而我同时感觉到有更真实的权力,不是依靠别人或他们的反应,而是来自内在。这个问题需要再加以深入详察,因为我可以对它说是,也可以对它说不是。我不打算说是,说不是的可能性比较大,我将解释那个原因。头脑就是这样在跟你们所有的人玩游戏——“在我的一生当中,我一直都被权力所诱惑,我一直都认为我可以从它得到某些东西。”这是真实的承认,很真诚,有很多权力指向的人甚至没有觉知到这一点,他们的权力欲仍然保持几乎是无意识的,别人能够看到它,但是他们本身看不到它。就如我曾经说过的,这个权力欲是人类所罹患的最大的疾病。你们所有的教育系统、所有的宗教、所有的文化和社会都完全支持这个疾病,每一个人都想要他的小孩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人。听听母亲们在对她们的小孩讲话,好像她们都生下了亚历山大、斯大林、或里根总统似的……

有五十亿人冲向权力,一个人必须了解,这个想拥有权力的强大驱策力来自你内在的空虚。一个不是权力指向的人,就他现在这样,他就是一个满足的人,他就是一个安逸的人,他已经回到了家,他的整个人就是对存在一个莫大的感激,他不需要再要求任何东西。任何给你的东西,你都从来没有要求过,它完全是因为存在的丰富所给的礼物。这是两个分别的途径:一个是到达权力的意志,另外一个是想要溶解的意志。“现在我觉得它似乎非常有限、非常微不足道……”不只是非常有限、非常微不足道,而且是病态的、丑陋的。想要有权力来驾驭别人意味着夺走他们的尊严,摧毁他们的个体性,强迫他们成为奴隶,唯有丑陋的头脑能够做出那种事。”那个问题继续说:“我同时感觉到有更真实的权力,不是依靠别人或他们的反应,而是来自内在。”在这些话里面有一些真理,但它并不是来自个人的经验。的确是有一种力量,它跟驾驭别人无关,而是一种花朵打开花瓣的力量……你曾经看到那种力量,那种荣耀吗?你曾经看过一个多星夜晚的力量吗?它并没有在驾驭任何人;你曾经看过一片最小的叶子在阳光下、在雨中跳舞的力量吗?以及它的美、它的壮丽和它的喜悦?它跟其他任何人无关,它甚至不需要有人去看它。

这是真正的独立,它带领你到你存在的泉源,从那里,你的生命每一个片刻都在升起,但是这个力量不应该被称为力量,因为那会造成混淆,我喜欢称之为和平、爱或慈悲,你可以自己去选择那个用语。但是权力却一直都落入那些使用暴力的人手中,不论他们是对别人使用暴力或是对他们自己使用暴力都一样。我认为那些对别人使用暴力的人比较自然,那些对我们使用暴力的人是十足的精神异常,但是那些折磨他们自己的人却变成了你们的圣人,他们对世界的整个贡献就是一种如何来折磨你自己的规范。有一些圣人睡在有荆棘的床上,他们至今仍然存在,你可在瓦拉那西找到他们,它或许是很好的展示,但它是丑陋的,它必须被谴责,这些人不应该受到尊敬,这些人是罪犯,因为他们犯下了违反身体的罪,而身体甚至无法到法院去告他。

所以第二部分必须很清楚地加以了解,否则你的权力欲将会再度出现——透过不同的掩饰出现。现在你会开始努力去找出驾驭你自己的权力,它似乎是如此:“——一种不是依靠别人或他们的反应的权力——而是来自内在。”即使只是提及别人或他们的反应也是隐含着你并不是以一种非常不同的方式在思考。首先你的兴趣在于别人必须给你承认,你必须成为一个有权力的人,你必须成为一个世界的征服者,你必须成为一个诺贝尔奖得主,或者其他种的愚蠢,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成为亚历山大,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成为诺贝尔奖得主,也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在某种意味上比别人更伟大。这种情况转了一个弯——发现你自己不可能处于有权力的情况下,或者也许竞争太激烈了,而你将会被压扁,有在竞争中远比你更有办法、远比你更危险的人,最好是退回到你自己里面,试着去找出一个跟别人无关的力量。对我来讲,即使是这样的一种做法也足以表示说你是在进入另外一个同样的旅程,首先你试着要去驾驭别人,现在你试着要来驾驭你自己,那就是人们所说的规范。

如果你想要改变你的权力欲,首先你必须了解那个权力欲来自哪里,它是由你的空虚和自卑感所产生出来。要免于这个想要驾驭别人的欲望唯一正确的方式就是进入你的空无,看看它确实是什么,你一直都透过你权力的追求在逃避它,现在不要将你所有的能量都放在折磨你自己或是放在任何自我虐待的规范,只要进入你的空无,看看它是什么?在那里开花进入你的空无,在那里,你可以找到永恒生命的泉源,你就不再被自卑感所掌握,你就不必再指向别人,你已经找到了你自己。

那些追求权力的人会越来越远离他们自己,他们的头脑走得越远,他们就会越空虚,但是像空或空无这一类的词一直都遭到谴责,而且你也同意这个概念,所以你就不去探索空无之美……

它是全然的宁静,它是无声的音乐,没有任何喜悦能够跟它相比。它是纯然的喜乐,因为有了这种经验,所以佛陀称他最终的碰到自己为涅槃,涅槃意味着空无。一旦你能够很安然地跟你的空无相处,所有的紧张、冲突和烦恼都会消失,那么你就找到了生命的泉源,它是不朽的,但我还是要提醒你,不要称之为力量,要称之为爱,称之为宁静,或称之为喜乐。因为“力量”这个词在过去已经受到很多污染,需要将它纯化。它会给予错误的含意。这个世界被那些基本是比较低劣的人所支配,但是那些人试着用某种权力或任何权力来掩饰他们的低劣,他们创造出很多方法。当然,不能够每一个人都当总统,那么就将国家分成很多州,那么就有很多人可以当州长或部长,然后将部长的工作又分开来,就有很多人可以当次长,这整个阶级都是由那些遭受自卑感之苦的人所组成的,从最低阶的警察到最高阶的总统,他们都罹患了同样的病。

耆那教的二十四位大师全部都来自皇族,那并不是偶然的。佛陀是一个王子,其他的人呢?拉玛和克里虚纳——印度神的化身——他们也都属于皇族,似乎其他没有人能够成道!要成道只需要皇族的血统……
我想要跟你们讲清楚的一点就是:这些人已经在上层,他们拥有权力,但他们所经验到的权力并没有摧毁他们内在的空,他们抛弃了权力来找出他们的内在性,当他们找到它,他们就开花了,在美和真理当中,他们对整个世界说:“我已经回到家了。”人们尚未了解那个事实说为什么这些人会抛弃他们的王国,他们拥有一切他们所需要的权力,但那只是外在的情况……一切他们所需要的权力和金钱,但内在仍然没有一个人。整个房子充满了金钱、舒适和奢华的东西,但是主人却不在,由于这种迫切的需要,所以他们抛弃了权力去寻找和平。

很自然地,一般人并没有权力,他们只是从远处看着有权力的人,然后想:“如果我也拥有同样的荣誉和同样的地被认可,我也会成为某个显赫的人物,我将会把我的脚印留在时间的沙滩上。”他们被权力所吸引。但是注意看那些诞生在权力之中而抛弃它的人,他们会看出那是一种完全没有用的操作,你在它里面还是保持一样,即使你拥有亿万家财,它也不会在你内在造成任何改变,只有你内在的改变和蜕变会给你和平,你的爱会由那个和平产生出来,你的欢舞、你的歌和你的创造力会由那个和平产生出来,但是要避开“权力”这个词。目前你只是在想它,光只是想是不会有所帮助的。如果你想在权力,金钱、声望和受人尊敬的世界里竞争,思考是非常好的,但是如果你要稳住在你的本性之上,头脑是完全没有用的,因此,在这里的整个努力就是要帮助你脱离头脑而进入静心,脱离思想而进入宁静。一旦你尝到了你内在本性的味道,所有的贪婪以及对金钱和权力的欲望都会消失,那个味道是其他任何东西都比上不上的,你已经在你里面找到了神本身,你还要欲求什么呢?

--------

三:有自卑感这样的东西吗?

真的有像自卑感这样的东西吗?没有像自卑感这样的东西,只有“自我”(ego)的现象。因为有自我的现象,所以有两件事是可能的。如果你是自我主义的,你一定会把你自己跟别人比较,自我没有比较无法存在,因此如果你真的想抛弃自我,你就要抛弃比较,你将会感到惊讶:自我跑到哪里去了?有比较,它就存在,它只存在于比较之中。

比方说,你经过一座花园,你碰到一棵很大的树。比较:那棵树这么大,突然间你就变得很小。如果你不比较,你就会去享受那棵树,根本没有问题。那棵树很大,那又怎么样!就让它大吧!你并不是一棵树。还有其他的树并没有那么大,但是他们并没有遭受自卑感之苦。我从来没有看过一棵树有遭受自卑感或优越感之苦,即使是最高的树——黎巴嫩的西洋杉,即使是那种树也没有遭受优越感之苦,因为比较并不存在。人创造出比较,因为自我唯有持续用比较来滋润才可能存在,但是这么一来,你就会有两个结果:有时候你会觉得优越,有时候你会觉得低劣。感觉低劣的可能性比感觉优越的可能性来得更大,因为世界上有无数的人,有些人比你更美,有些人比你更高,有些人比你更强,有些人似乎比你更聪明,有些人比你更博学多闻,有些人比你更成功,有些人比你更有名,有些人这样,有些人那样,如果你一直跟别人相比,你将会产生一个很大的自卑情结。它并不存在,它是你创造出来的。那些更疯狂的人,他们会遭受优越感之苦。他们非常疯狂,所以当他们在比较的时候,他们看不出有无数的人在很多方面是不同的,在很多方面是比较优越的。他们的心神太过于集中在自我,所以他们对任何比较优越的东西都保持封闭,他们总是去看那些比较低劣的。据说人们喜欢跟在某些方面比他们低劣的人在一起,它可以给他们很大的滋润。人们喜欢支持他们的自我的人。更疯狂的人会遭受优越感之苦,因为他总是会选择那些使他觉得优越的东西,但是他知道他自己在耍一个诡计,他怎么能够欺骗他自己呢?他知道他只选择那些使他觉得优越的点,他知道他所没有选择的是什么,它们就在旁边,他知道得很清楚,所以他的优越感总是在动摇,它建筑在沙滩上,那个房子随时都会垮掉。他会受焦虑之苦,因为他将房子建筑在沙滩上。耶稣说:不要将你的房子建筑在沙滩上,要找一块石头。神智比较健全的人会遭受自卑感之苦,因为他会往四周看,他会注意周遭所发生的一切,然后他会开始觉得他是比较低劣的。

但这两者都是自我的影子,是自我的两面,较优越的人在内在深处也是携带着自卑感,而那些有自卑感的人在内在深处也是带着优越感,他想要成为优越的。只要想想:第三次世界大战发生了,其他每一个人都从世界上消失,只有问这个问题的人被留下来,坐在普那的可利工公园……这样你会觉得比较优越或比较低劣吗?你将只会是你自己,因为没有人可以比较。

神秘家就是一个知道“他就是他自己”的人,他按照他自己的光来生活,他创造出他自己的空间,他有他自己的自性,他对他自己完全满意,因为如果没有比较,你也无法不满足。他不是一个自我主义者,他不可能如此,自我需要比较,自我是靠比较来维生的。他只是做他自己的事,玫瑰就是玫瑰,莲花就是莲花,有些树很高,有些树很矮,但是每一样东西都按照它现在这样存在。只要去看,不要比较,那么优越感在哪里呢?自卑感在哪里呢?自我在哪里呢?这一切源自哪里呢?

--------

四:嫉妒是什么?

嫉妒是什么,为什么它会那么伤人?嫉妒就是比较,我们都被教导要去比较,我们都被制约成要去比较,一直比较。某人有较好的房子,某人有较美的身体,某人有更多的钱,某人有更具魅力的人格。比较,继续跟你周遭的每一个人比较,很大的嫉妒就会产生,它就是“比较”这个习惯的副产物。如果你不要比较,嫉妒就会消失,那么你就只能知道你就是你,你不是其他某一个人,不需要成为其他某一个人。你没有跟树木比较,那是好的,否则你也会觉得非常嫉妒,为什么你不是绿色的?为什么上帝对你这么严历,一朵花都不给你?你没有跟小鸟比较是好的,否则你将会受苦,如果你跟河流或山岳相比……你只跟人相比,因为你被制约成只跟人相比,你不跟孔雀或鹦鹉相比,否则你的嫉妒将会越来越多,你将会被嫉妒压得根本活不下去。

比较是一种非常愚蠢的态度,因为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都是不可比较的,一旦你有了这样的了解,嫉妒就会消失,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而且不可比较的,你只是你自己,以前没有人像你,以后也不会有人像,你也不需要像其他任何人,神只创造出原创的人,他不相信复本。有一群鸡在院子里,有一个足球飞过篱笆,刚好落在它们的中间,有一只公鸡摇摇晃晃地走过去,研究了一下,然后说:“我并不是在抱怨,女士们,但是请你们看看人家隔壁母
鸡的作品。”

邻居有伟大的事情在发生,他们的草更翠绿,他们的玫瑰更艳丽,除了你自己之外,每一个人似乎都非常快乐。你一直在比较,而别人也是如此,他们也在比较,或许他们也认为在你草坪上的草更翠绿——从远处看起来总是比较翠绿,或许他们认为你有一个很美的太太,但是你已经很厌倦,你无法相信为什么你会掉进这个女人的陷阱,你不知道要如何赶走她。邻居或许在嫉妒你,说你有这么漂亮的一个太太,而你或许在嫉妒他的太太。每一个人都在嫉妒别人,因为嫉妒,我们就创造出了地狱,因为嫉妒,我们就变得很卑鄙。如果每一个人都在痛苦,你就觉得很好;如果每一个人都失败,你就觉得很好;如果每一个人都很快乐、很成功,那个味道就变得很苦,但是为什么一开始那个别人的念头会进入你的头脑?让我再度提醒你:因为你没有让你自己的生命力流动,你没有让你自己的喜乐成长,你没有让你自己的本性开花,因此你觉得内在空虚,因此你会去看每一个人的外在,因为只有外在可以看得到。你知道你自己的内在,你知道别人的外在,这种情况产生嫉妒。他们知道你的外在,他们知道他们的内在,这种情况产生嫉妒。就内在而言,其他没有人知道你是谁,就内在而言,你知道你没有什么,你知道你是没有价值的,别人的外在看起来多么高兴,他们的微笑或许是假的,但是你怎么知道它们是假的?或许他们的心也在微笑。你知道你的微笑是假的,因为你的心根本就没有在笑,你的心或许是在哭泣。你知道你的内在,只有你知道它,其他没有人知道它。你只知道每一个人的外在,人们都把外在做得很漂亮,但外在是展示用的,它们是骗人的。

因为嫉妒,所以你经常在受苦,因此你对别人变得卑鄙,因为嫉妒,所以你开始变得很虚假,因为你开始装出你没有的东西,你开始装出你不能够有的东西,或是对你来讲不自然的东西,你变得越来越人工化,你开始模仿别人,跟别人竞争,其他你还能做什么呢?如果某人拥有什么东西,而你没有,在自然的情况下,你不可能有,那么唯一的方式就是找一些廉价的代替品。

只要向内在看看你自己的袋子,你将会发现有很多人造的、虚假的东西,这是为了什么?什么你不能成为自然的、自发性的?因为嫉妒。嫉妒的人生活在地狱里。放弃比较,嫉妒就会消失,卑鄙就会消失,虚伪就会消失,但是唯有当你开始培养你内在的财富,你才能够放弃它,没有其他的方式。成长,变成一个越来越真实的个人,依照神造出你的样子来爱你自己、尊敬你自己,那么天堂之门就会立刻为你打开,它们一直都是开的,只是你没有去注意看。

--------

五:愤怒是什么?

愤怒是什么?我要如何保持冷静和沉着,但是在重要的片刻仍能够反应?愤怒的心理就是你想要某些东西,有人阻止你去得到它,有人在中间阻碍。你的整个能量想要去得到什么东西,而有人阻碍了那个能量,因此你无法得到你想要的东西。这个受挫的能量就变成愤怒,变成对那个破坏你去达成体的欲望的人生气。你无法避免愤怒,因为愤怒是一种副产物,但是你能够做其他的事,好让那个副产物根本就不发生。

在生活当中,记住一件事:永远不要欲求一样东西欲求得太强烈,好像它是一个生死的问题。稍微带着一点游戏的心情。我并不是在说不要欲求,因为那会变成你的压抑。我是说,你还是去欲求,但是让那个欲求带着游戏的心情,如果你能够得到它,那很好,如果你得不到它,或许是时机不对,我们下一次再看看,学习一些游戏的艺术。我们变得跟欲望非常认同,因此当它受到阻碍,我们自己的能量就变成了火焰,它会烫到你,在那种几乎是疯狂的状态下,你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你会做出将来会后悔的事。它会产生一连串的连锁反应,使你的整个人生纠缠进去。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几千年来,他们一直都在说:“要变得无欲。”这是在要求不合乎人性的事,即使那个叫你“要变得无欲的人也是在给你一个动机、一个欲望:如果你变得无欲,你就会达到最终的自由——莫克夏或涅槃。那也是一种欲望。

你可以为某种更大的欲望而压抑较小的欲望,你或许甚至会忘掉你仍然是同一个人,你只是改变了那个目标,的确没有很多人想要去达到莫克夏,所以你不会有太大的竞争。事实上,别人会觉得非常高兴说你已经开始走向莫克夏——生活上减少了一个竞争者,但是就你而言,并没有什么改变。如果有任何东西来打扰你对莫克夏的欲望,那个愤怒就会再度燃起,这时间,那个愤怒将会更大,因为现在那个欲望已经变得更大,愤怒永远跟欲望成正比。我听说有三家修道院,基督教的修道院,它们非常靠近,都在森林里。有一天,三个修道士在十字路口碰面,他们从村子要回到他们的修道院,他们每一个人都来自不同的修道院,他们已经很疲倦了,因此坐在树下休息,开始聊天来打发时间。其中有一个人说:“有一件你们必须接受的事就是:就学问来讲,我们的修道院是最好的。”另外一个修道士说:“我同意,它的确是如此,你们那些人都很有学问,但是就修行来讲,就苦修来讲,就灵性的训练来讲,你们远不及我们的僧院。你要记住,学问无法帮助你达成真理,只有灵性的修行能够帮助你达成真理,而就这一方面而言,我们是最好的。”第三个修士说:“你们两个人都说得对,第一个修道院是学问最好的,第二个修道院是灵性的的修行、苦行和断食方面最好的,但是就谦虚和无我来讲,我们是最好的。”谦虚和无我……那个人似乎完全没有觉知到他在说什么:“就谦虚和无我而言,我们是最好的。”即使谦虚也可以变成一个自我的旅程(egotrip),无我也可以变成一个自我的旅程,一个人必须非常警觉。

你不应该试图去停止愤怒,你不应该以任何方式去控制你的愤怒,否则它将会烫到你,它将会摧毁你。我要说的是:你必须找到它的根源,那个根源一直都是欲望受到阻碍,那个挫折产生了愤怒。不要把欲望看得很严肃,不要把任何事情看得很严肃。很不幸地,世界上没有一个宗教把幽默感看成是宗教人士基本上要具备的品质之一。我想要你们了解,幽默感和游戏的心情应该是基本的品质,你不应该把事情看得太严肃,那么愤怒就不会升起。你可以对这整个事情一笑置之,你可以开始笑你自己,你可以开始笑那个会使你愤怒的情况,要用游戏的心情、用幽默感、用你的笑声。这是一个很大的世界,有无数的人,每一个人都想要去得到某些东西,有时候人们会互相挡着路,那是很自然的,并不是说他们想要这样,只是那个情况就是这样,它碰巧是这样。

我永远无法忘掉一个例子,一个事件……有一个角力比赛,一个区域性的比赛,该区的学校都参加了,我的母校没有很好的角力选手,但是最后还是弄出一个年轻人,他说:“我并不是一个角力选手。”但是我说:“你看看这件事,如果不参加会看起来很糟糕。”他是一个非常单纯的人,他说:“既然你们这样说,既然你们都认为我去参加是好的……但是我根本什么都不知道,我从来没有去过体育馆,我从来没有做过任何练习,你们却硬把我推上来,如果你们真的想要,如果你们找不到其他人,那么好吧!”所以他就代表我们学校参加。奇怪的是,因为他不紧张,他随时都准备要被打败,所以他的心情很放松,他居然打进了准决赛!我们学校的老师、校长和同学简直都不能相信,这个人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在最后一个回合,他的对手真的是一个壮汉,全身都是肌肉,他的确是一位受过训练的角力选手,后来我们才知道,他并不是一个学生,他是某一个学校请来的角力选手。我们都替我们那个可怜的家伙担心,他站在那个人的旁边看起来就觉得很小,我们都担心事情会变得怎么样,但是结果却超乎每一个人的预料,我们那个角力选手在整个场地跑来跑去,在比赛之前先跳一阵子的舞,他的对手看到他的举动觉得有一点不安,然后我们那个角力选手就平躺在对手的前面,他告诉他说:“请你坐在我的胸部上,成为一个胜利者,不必要地比赛下去有什么意义呢?”

几乎每一个人都很赏识那个人的幽默感,即使对方那个角力选手也笑了,他说:“我已经比赛过很多次,但是我从来没有碰到过这样的情况,我不能够坐在你的胸部上,我希望裁判宣布我们平手。”

不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这个人都不想被打败,这么富于游戏的心情,这么幽默的一个人,他躺在地面上说:“现在你可以坐在我的胸部上面,让裁判宣布你的胜利,而我被打败了。”我无法忘掉那件事,简单的理由是:即使在那个被打败的片刻,那个人也将它改变成一种胜利,他几乎就是那个胜利者。没有愤怒,也没有受到挫折的问题,他只是接受那个事实:他不是一个角力选手,最好老实一点,为什么要不必要地去战斗而被打败呢?如果他的对手坐在他的胸部上,那有多难看,那会看起来很丑,别人会觉得他风度不好,所以他必须告诉裁判说:“宣布我们两个人平手,这个人不宜宣布被打败。我从他身上所学习到的比我在以前很多次的比赛当中所学习到的都来得多,这一次根本就不算是比赛,但这是一次很好的经验:一个人可以把事情看轻松。”

只要开始去想想你自己很轻松,没有什么特别,你不一定要胜利,你不一定要在每一个场合都成功,这是一个很大的世界,而我们只是渺小的人,一旦你有了这样的了解,每一件事都会变得可以接受,愤怒就消失了,那个消失将会带给你一个新的惊讶,因为当愤怒消失,它会留下一个很大的慈悲、爱和友谊的能量。

--------

六:超越二分性

我是一个弱者,然而在这里,我人生第一次觉得我能够放松在我的柔弱里。我必须坚强和勇敢吗?有这里没有必须,所有的应该、必须和应当都必须丢弃,唯有如此,你才能够变成一个自然的人。

柔弱有什么不对?每一个人都是柔弱的,部分怎么可能是坚强的呢?部分必须是柔弱的,我们是在这个广大的海洋里一个极小的部分、极小的点滴,我们怎么可能是坚强的呢?要对谁坚强?为什么要坚强?是的,我知道你被教导要坚强,因为你被教导要成为暴力的、积极的、斗争的,你被教导要坚强,因为你被教导成要具有竞争性、要有野心、要崇尚自我主义,你被教导各种积极性,因为你被教导成去强取别人、强取自然,你没有被教导爱。在此,那个讯息是爱,所以,为什么你需要力量?这里的讯息是臣服,这里的讯息是接受,不论情形是怎么样都完全接受。柔弱是美的,放松成柔弱的,接受它、享受它,它有它本身的美和它本身的喜悦。“我必须坚强和勇敢吗?为了什么?”

事实上,是柔弱想要成为坚强,试着去了解这一点,它有一点复杂,但是让我们来探讨它,是柔弱想要成为坚强,是自卑感想要成为优越的,是无知想要成为博学多闻,好让它能够隐藏在知识里,好让你能够将你的矛弱隐藏在你的所谓权力里面。从自卑感产生出成为优越的欲望,那就是世界上所有权力政治的整个基础,只有较低劣的人会变成政治家:这是一个权力的驱策,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是较低劣的,如果他们没有变成一个国家的总统,或是一个国家的首相,他们没有办法向别人证明他们自己。在他们自己里面,他们觉得柔弱,他们鞭策着他们自己去驱向权力。

但是藉着成为一个总统,你怎么能够成为强而有力的?在内心深处,你知道你的柔弱是存在的,事实上,它将会更加被感觉到,甚至比以前更被感觉到,因为如此一来会有一个对照。在外在会有权力,而在内在会有柔弱——更加清楚,好像银色被衬在黑云里面,情形就是如此:你觉得内在贫乏,你就开始夺取,你变得贪婪,你开始占有东西,这种情况一直一直继续,没有结束,而你的整个人生就浪费在东西上面,浪费在积聚上面。

但是你积聚得越多,你就更加透彻地感觉到内在的贫乏。在财富的对照之下,它能够很容易地被看出来,当你看到这个——柔弱试着要变成坚强——你就知道它是荒谬的,柔弱怎么能够变成坚强?看到这一点,你就不会想要变成坚强,当你不想变成坚强,柔弱就无法在你里面停留,只有跟想要坚强的概念在一起,它才能够停留,它们是在一起的,就好像电的正负二极,它们是一起存在的。如果有一天你放弃想要成为坚强的野心,你会突然发现柔弱也消失了,它无法继续停留在你里面,如果你放弃想要成为富有的念头,你怎么能够继续想到你自己是贫穷的?要跟什么对照来想?将不可能来衡量你的贫穷。放弃富有的概念,放弃成为富有的概念,有一天贫穷就会消失。

当你不渴求知识,而且放弃博学多闻的想法,你怎么能够保持无知?当知识消失,继之而来的,无知就会好像知识的影子一样地消失。首先,放弃这个想要坚强的欲望。注意看,有一天你会感到惊讶,你会开始欢舞,因为柔弱已经消失了,它们是同一个硬币的两面,它们活在一起,它们配合在一起,一旦你贯穿了你存在里面的这个事实,就会有一个很大的蜕变。

--------

七:对恐惧要怎么办?

恐惧要怎么办?我被它弄得团团转,觉得很疲倦,它是否能够被控制,或是被扼杀?要怎么做?它没有办法被扼杀,也没有办法被控制,它只能够被了解。在此,“了解”是关键词,只有了解能够带来突变,其他没有办法。如果你要试着去控制你的恐惧,它将会受到压抑,它会进入你的深处,它将不会有所帮助,只会把事情弄复杂。当它浮现,你能够压抑它,那就是控制,你可以压抑它,你可以将它压抑得很深,使它完全从你的意识消失,然后你将永远不会觉知到它,但是它将会留在最下层的部分,它会产生一个拉力,它会支配你,它会操纵你,它会以一种间接的方式来操纵你,使你不会觉知到它,但是这样一来,危险就更深了,这样你就甚至无法了解它。

所以恐惧不必被控制,不必被扼杀,其实它也是无法被扼杀的,因为恐惧包含一种能量,而能量是无法被摧毁的。你有没有观察过?在恐惧当中你有非常大的能量,就好像在愤怒当中,你也可以有那么大的能量,它们两者是同一个能量现象的两面。愤怒是侵略性的,恐惧是非侵略性的,恐惧是负面状态的愤怒,愤怒是正面状态的恐惧。当你愤怒的时候,你有没有注意到,你变得多么有力,你有多么大的能量?当你愤怒的时候,你可以丢一块你平常抱不动的大石头;当你愤怒的时候,你的力量可以增大三四倍,你可以做出一些不生气的时候做不到的事。

或是,在恐惧的时候,你可以跑得非常快,甚至连奥林匹克选手都会觉得嫉妒。恐惧产生能量,恐惧是能量,而能量无法被摧毁,一点点能量都没有办法从存在中被毁灭。这一点必须经常记住,否则你会做错事情。你无法摧毁任何东西,你只能够改变它的形式。你无法摧毁一颗小石头,一颗极小的沙粒也无法被摧毁,它只能够被改变形式。你无法摧毁一滴水,你可以将它转变成冰,你可以蒸发它,但是它仍然会维持,它会停留在某处,它无法离开存在。

你也无法摧毁恐惧,多少年来,人们一直都这样在做,人们一直试着要去摧毁恐惧、摧毁愤怒、摧毁性、摧毁贪婪,摧毁这个,摧毁那个,整个世界一直继续在努力,结果如何?人变成杂乱的一团,没有什么东西被摧毁,一切都依然存在,只是事情变得更复杂。不需要去摧毁任何东西,因为本来就没有东西可以被摧毁,那么必须做什么呢?你必须了解恐惧,恐惧是什么?它如何升起?它来自哪里?它的讯息是什么?洞察它,不要有任何判断,唯有如此,你才会了解。

恐惧是什么?首先,恐惧总是围绕在某些欲望的周围,你想要变成一个有名的人,想要变成世界上最有名的人——这样就会有恐惧,如果你没有办法达到要怎么办?恐惧就产生了,这样一来,恐惧就以一个欲望的副产品而来临:你想要变成世界上最有钱的人,如果你不成功要怎么办?你开始颤抖,恐惧就产生了。你占有一个女人,你在害怕,或许明天你就无法占有,她或许会去找别人,她是活的,她可以走,只有死的女人不会走,但她还是活的,你只能够占有一具尸体,那样就没有恐惧了,尸体将来还是会在那里。你能够占有家具,这样做不会有恐惧,但是当你试着去占有一个人,恐惧就产生了。谁知道?昨天她不是你的,而今天她是你的,谁知道?明天她将是别人的,因此恐惧就会升起。恐惧是由占有的欲望而升起的,它是一项副产品,因为你想要占有,因此才会有恐惧,如果你不想占有,那么就没有恐惧。如果你没有欲望说你未来要成为这个或成为那个,那么就没有恐惧。如果你不想上天堂,那么就没有恐惧,那么教士就无法使你恐惧,如果你不想去任何地方,那么就没有人能够使你恐惧。

如果你开始生活在当下这个片刻,恐惧就消失了,恐惧是透过欲望而来的,所以,基本上,是欲望产生恐惧。洞察它,每当有恐惧,看看它来自哪里,是什么欲望在产生这个恐惧,然后看看它的无用性。恐惧的来临是因为有其他事情,你必须洞察那些事情,对它们的洞察将会开始改变事情。所以,请你不要问它如何能够被控制或被扼杀,它不是要被控制的,也不是要被扼杀的,它不能够被控制,也不能够被扼杀,它只能够被了解,让了解成为你唯一的法则。

------------------

八:已经没有野心

我已经做过在这个世界上想做的每一件事,我拥有在这个世界上想要拥有的每一样东西,我似乎已经没有野心要去达成任何事情,甚至连成道都显得很遥远,是一个不可能达成的目标,超出我了解的领域。我觉得我好像只是在等待时机,没有什么事要做,没有什么地方要去,然而我有一种悲伤和不满足的感觉,请你评论。

当一个人觉得他已经没有野心,他只是在等待,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这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之一,这是成道最接近的时刻。成道并不是一个目标,它并不是在远处的某一个地方,而你必须去达到它,你不能够有成道的野心,如果你有成道的野心,你一定会错过它。当你所有的野心郁结束了,你不知道要做什么,要去哪里,成道就是发生在这个空隙。在这个宁静当中,因为没有欲望的骚扰,没有对野心的渴望,所以成道就自己发生,它是一个副产物,而不是一个目标。

那就是为什么你会觉得悲伤,觉得不满足。虽然所有的野心都结束了……为什么一个人还会觉得不满足呢?生命中一定还有某些东西不属于野心头脑的一部分,如果没有那个部分,一个人就会觉得不满足。你可以满足你所有的欲望和所有的野心,但是你仍然会觉得不满足。事实上,你会比那些还在追逐欲望的人更觉得不满足,因为他们至少还有一个希望说明天他们将会达到目标。今天或许是空的,但是对明日的幻象以某一个方式使他们无视于今日的空,但是在你的情况,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来替你遮掩“你不满足”这个事实。

所以有一件基本的事非常清楚:即使所有的野心都达成了,人还是不满足,还有某种不是野心的东西,除非你去达成它——它不是一种达成——除非它发生在你身上,否则那个不满足仍然会带给你悲伤。这种情况只发生在一些很幸运的人身上,要不然大多数的人都还在追逐欲望,生命中有很多事要做,没有时间去感觉不满足,没时间去觉得悲伤,对明天的希望会驱走所有的悲伤,但是现在你对明天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你只生活在今天,你在等待而不知道在等待什么,那是好的。如果你知道你在等待什么,那是欲望,那是头脑在跟你玩一个游戏。如果你只是等待,你已经到了路的尽头,已经没有地方可以走了,那么除了等待之外你还能做什么呢?但是要等待什么?

如果你能够回答说:“我在等待这个或那个。”你将会错过成道,这样的话,你的等待就不很纯,这样的话,它就不是单纯的等待。如果你能够很清楚地知道它是一个纯粹的等待,不指向任何东西,不指向任何客体,那么它是成道会发生的正确情况,所以目前你正处于一种很美的状态下,但是你并没有觉知到它,因为纯粹的等待和悲伤……一个人无法看到它的美。只有醒悟的人能够看出它的美,这就是你会醒过来的情况,否则生命仍将停留在睡觉的阶段,所有的欲望和野心都只不过是这个睡觉当中的梦。

一种悲伤和一种很深的不满足,这种情况通常看起来并不是很光荣、很值得骄傲的,但是我要告诉你,这是值得骄傲的。只要停留在你的悲伤之中,不要试着去将它改变成其他的东西。停留在你的等待之中,不要试着去给它一个客体。纯粹的等待会吸引最终的经验——我们称之为成道。一个人不应该把成道当作是一个目标,当你成熟,成道就会发生在你身上,这就是必须要有的成熟。

在西方,它正发生在很多人身上,但是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感到悲伤、感到很深的痛苦,他们将自己沉溺于酒精、药物或扭曲的性之中,他们试图将他们的悲伤忘在各种事情里面,他们试图用各种方式来找出一些方法使他们的等待有一个标的物。有一些人进入宗教而开始等待神,有一些人开始将它哲学化,认为生命没有意义,认为人生是苦海,认为它是令人恶心的。然而那个美在于:萨特本身一直在说“生命没有意义,只不过是焦虑、痛苦和恶心”——他同时写了一本书叫做《恶心》——但是他却活了很久。如果生命只是恶心,那么为什么要继续生活,而且还要为它写书?如果生命没有意义,为什么还要去争论它?为什么还要为它去拿诺贝尔奖?

我所说的跟发生在西方的情形完全不同,我所说的是过去一万年以来发生在东方的事。每当一个人来到一个点,当所有的野心都变得没有用,他已经全部都经历过,而发现它是不值得的,他到达了他想要的目标,但是发现那里并没有什么东西,发现那只是一个幻象,从远看好像是一个绿洲,但是当你越来越接近,它却消失了,而只有沙漠。东方以一种不同的方式来使用它。在东方,没有一个哲学家会教你自杀,没有一个人处于这种状态下会发疯,或是去找药物来麻醉自己。好几世纪以来,它一直都被接受成生命中最具有潜力的片刻。如果你能够只是等待,而不要等待任何东西,只是等待,纯粹的等待……让悲伤存在,让不满足存在——它们不会阻止你成道,只有一件事会阻止你成道,那就是如果你去等待某一个标的物。如果那个等待很纯,成道将会发生,当它发生,就会有满足,就会很欣喜,生命已经开花了,那就是为什么我说它是一个非常美的片刻,不要错过它。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财经资讯,外汇知识,EA下载,EA测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云淡风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692243004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81007353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00-19:0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