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作手回忆录Ⅱ》第十一章(第11节):那些年,笔者收藏的经典:生存智慧-(工作与创造力)

一:放开来能够将工作变成创造性的经验

为什么处于放开来的状态是那么地困难?

世界需要工作狂,它需要人们成为奴隶、成为劳动阶级、成为工人,就像机器一样地运作,因此所有那些所谓的道德家和生活严谨的人都一直在教导人们说工作真有某种固有的价值,事实上它没有,它具有某种价值,但是是属最低的那一种,它是一种需要,因为人们有肚子,所以他们需要吃饭,他们需要衣服和房子,这个自然的需要被利用的极点。人们被强迫去工作,但是任何他们所产出的都不是归他们所有,它跑到那些不工作的人身上。

社会永远都是一个剥削的社会,它被分为有产阶级和无产阶级,无产阶级必须为生存而工作,而有产阶级继续累积堆积如山的金钱,这是一个非常丑陋的情况——不人道的、未开化的、疯狂的。那些工作的人是穷人,他们常常在挨饿,他们没有时间来欣赏文学、音乐或绘画,他们甚至无法想象有很美的世界,有艺术的世界,他们甚至无法想象有像静心这样的事,他们一天只要吃一餐就够了。

多少年代以来,大多数的人都是贫穷的,他们的生存必须依靠他们去充当为生产的机器,当他们不被需要的时候,他们就会死于饥饿,然而他们是世界上整个财富真正的所有权人,他们是生产者,但是那些狡猾的人和政客或教士进行阴谋,使社会分成不同的两类:那些真正的人——那些富有或超富有的人,以及那些只是名义上是人,但是被充当物品或生产机器的人。因为有这样的情况,所以长久以来,那些拥有既得利益的人都一直在教导人们一件事,那就是工作,工作努力一点,好让你能够生产更多,使那些富有的人可以变得更富有。

工作的价值只是在于生产够每一个人用的东西,或许每天四五个小时的工作就足以让整个人类过得很平顺、很舒服,但是这个想要致富的疯狂欲望,这个无穷的贪婪……丝毫不了解说你的钱越多,那些钱的价值就会越少。比方说,目前世界上最富有的是一个日本人,他的财富有两百一十亿美元,他要怎么去处理那些钱?你能够吃掉它吗?钱会生出更多的钱,光从利息所得,那个人就会继续变得越来越富有。超出某一个限度之后,金钱就会丧失所有的价值,但贪婪是完全疯狂的。

整个人类社会都生活在一种疯狂之下,那就是为什么很难处于放开来的状态,因为它一直都被谴责成懒惰,它违反了工作狂的社会。放开来意味着你开始以一种神智比较健全的方式去生活,你不再疯狂地追逐金钱,你不再一直继续工作,你工作只是为了你物质上的需要,但是也有心灵上的需要!工作是为了要取得物质需要所必须做的,放开来是为了心灵需要所必须的,但是大多数的人都完全抑制了心灵的成长。

放开来是最美的空间之一,你只是存在,什么事都不做,静静地坐着,草木就自己成长,你只是享受小鸟的歌唱、树木的翠绿、以及各种花朵令人迷醉的五颜六色,你不需要做任何事来经验存在,你必须停止作为,你必须处于一种完全不被占据的状态,没有紧张,没有烦恼。

在这种平静的状态下,你会融入我们周遭的音乐,你会突然觉知到太阳的美。有无数的人从来没有享受过日出和日落,他们没有足够的心力去做它,他们一直在工作和生产——不是为他们自己,而是为那些狡猾的既得利益者,为那些当权的人,为那些有能力控制别人的人。很自然地,他们会教导你说工作是伟大的,事实上,那是为他们的利益来说的。那个制约已经变得非常深,甚至连你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你不能够休息,人们已经完全忘记休息的语言,他们被训练成去忘记它。

每一个小孩生下来的时候都带着一种内在的能力,你不必去教小孩如何放松,你注意看小孩,他很放松,他处于一种放开来的状态,但是你不允许他享受这种天堂的状态,你很快就会使他变文明。每一个小孩都很原始、很不文明,但是父母、老师、以及每一个人都盯住小孩,想要使他们文明,使他们成为社会的一部分,没有人会去想说社会是完全疯狂的。如果小孩保持他原来的样子,不再走社会或你们所谓文明的路线,那是很好的,但是父母们带着所有美好的期望,他们不可能让小孩单独,他们必须教他去工作,他们必须教他去生产,他们必须教他成为具有竞争力的,他们必须教他说:“除非你爬到顶端,否则你就证明了我们的失败。”因此每一个人都争着要爬到顶端,这样你怎么能够放松?

我并不反对工作,工作具有它本身的实用价值,但是只有实用价值,它不能够成为你生命的一切。食物、衣服和房子是绝对需要的。工作,但是不要变得沉溺于工作,当你没有工作的时候,你必须懂得如何放松,要放松不需要很多智慧,它是一种简单的艺术,它非常容易,因为你一生下来就已经知道它了,它已经存在,它只需要从蛰伏状态中恢复过来,它只需要再度被挑起。

所有的静心方法都只不过是帮助你回忆那个放开来的艺术的方法,我说回忆,因为你已经知道它,虽然你知道它,但是那个知道却被社会所压抑。

有一些简单的原则必须记住:必须由身体开始。在你的床上躺下来——你每天都在躺,所以并不需要什么特别的东西——当你躺在床上,在睡觉来临之前,闭起眼睛开始观照你的能量,从脚开始,从那里开始移动,只要向内观照:是否在什么地方有某种紧张?在脚的部分、在大腿的部分、或是在胃的部分?有没有什么紧张?如果你在某个部位发现紧张,那么只要试着去放松它,除非你觉得那个部分的紧张已经松开来,否则不要从那个点移开。通过你的手,因为你的手就是你的头脑,它们跟你的头脑相连。如果你的右手是紧张的,那么你的左脑也会是紧张的;如果你的左手是紧张的,那么你的右脑也会是紧张的,所以首先要通过你的双手——它们几乎就是你头脑的分支——然后在最后到达你的头脑。

当整个身体都放松,头脑就已经有百分之九十放松了,因为身体只不过是头脑的延伸。然后那个在你的头脑里面百分之十的紧张……只要观照着它。只要藉着观照,那个云就会消失。对你而言,那需要花上几天的时间,它是一种诀窍,它将能够重新恢复你孩提时代的经验,在那个时候,你是非常放松的。从你每天躺在床上开始,几天之后,你就能够抓到那个诀窍,一旦你知道了那个奥秘——没有人能够把它教给你,你必须在你自己的身体里面找寻——然后,甚至在白天,任何时间,你都能够放松,成为放松的主人是世界上最美的经验之一,它是走向一个伟大的灵性旅程的开始,因为当你完全处于放开来的状况,你就不再是一个身体。

你是否曾经观察这一个简单的事实:唯有当有一些紧张或一引起疼痛,你才会觉知到你的身体?当你没有头痛的时候,你觉知过你的头吗?如果你的整个身体都放松,你就会忘记你是一个身体。在那个忘记身体的当中,你就会记起隐藏在你身体里面一个新的现象:你灵性的本质。放开来就是去知道你不是身体,而是某种永恒的、不朽的东西的方法。世界上不需要任何其他的宗教,只要简单的放开来的艺术就能够将每一个人转变成具有宗教性的人。宗教并不是在相信神,宗教并不是在相信教皇,宗教并不是在相信任何观念的系统,宗教是知道那个在你里面永恒的东西:真、神、美——那个你存在的真理的东西,那个你的神性的东西,那个你的美、你的慈悲和你的光辉的东西。

放开来的艺术跟经验那个非物质的、那个不可测量的——你真实的本质——是同义词。

有一些片刻,你并没有觉知到,你处于一种放开来的状态。比方说,当你真的笑,捧腹大笑,不只是从头脑,而是从你的肚子,那个时候,你是很放松的,虽然你并没有觉知到,你处于一种放开来的状态,那就是为什么笑能够那么令人健康,没有其他药物能够带给你那么多的好处,但是笑却被某些人所阻止,那些人也是阻止你去觉知放开来的阴谋者,整个人类都被转变成严肃的、心理有病的一团。你曾经听过小孩子格格地笑吗?他的整个身体都涉入它里面,而当你笑的时候,你很少整个身体都在笑,它只是一件理智上的、头脑的事。所以你必须注意你的日常生活,看看在那些场合你可以找到自然的放开来的经验。当你在听我讲话,你可以经验到一种放开来,它每天都在发生,但是你并没有觉知到,我可以看到你的脸在改变,我可以看到你的宁静在加深,我可以看到,当你在笑,你的笑已经不再拘束、不再有束缚,现在你的笑已经成为你的自由。我每天都可以观察到,你继续变得越来越放松,好像你并不是在听演讲,而是在听柔和的音乐,不是在听那些话语,而在听我的宁静。如果你无法在我此地的“在”里面经验到一种放开来,你将很难在其他任何地方找到它,但是有一些片刻,当你在游泳的时候,如果你真的是一位泳者,你可以只是漂浮,不要游,你将会发现很深的放开来,只是随着河流走,甚至不要有任何动作来违反那个流,变成那个流的一部分。

你必须从各种不同的来源累积放开来的经验,不久你就会握有整个奥秘,它是最基本的事情之一,尤其是对我的门徒来讲,它将能够使你免于工作狂的制约,那并不是意味着说你将会变懒惰,相反地,当你越放松,你就变得越有力量,当你很放松,你就会累积更多的能量,你的工作将会开始有一种创造力的品质,而不只是在生产。不论你做什么,你都会全然投入,带着很大的爱,而你将会有很多能量可以去做它。

所以放开来并不反对工作,事实上,放开来将工作蜕变成一种创造性的经验。

--------

二:工作狂和全然投入之间的差别

能否请你谈论工作狂和全然投入之间的差别?

那个差别是非常大的。工作狂在他的工作之中并没有全然投入,工作狂是沉溺于工作,他无法静静地坐着,他一定要找事做——不管它需不需要,那并不是问题之所在。现在日本使用越来越多的机器人在工厂工作,因为机器人可以一天工作二十四个小时,不会罢工,没有工会的麻烦,不会经常要求加薪,也没有休假日,但是工人非常反对它,政府只要求他们在七天里面休息一天。

在日本,甚至连星期天,人们也在工作,没有假日,人们对政府的强迫休假有抗拒而引起很大的骚动,他们不准备每个礼拜休假一天。要付钱给他们,叫他们休假,问题到底在哪里?他们太沉溺于工作了,他们说:“我们在家里要做什么?不,我们不想要有这种麻烦,在家里会跟太太或小孩吵架,我们宁愿沉溺于工作。我们会打开汽车的引擎盖,虽然每一样东西都没有问题,我们会为了试图改良引擎而破坏汽车,我们会拆开电视机,将它拆散,我们已经这样在做!有时候,在国定假日的时候,我们就这样做,拆开老祖母的时钟,虽然它完全没有问题,但总得找些什么事情做做!”

这种人就是工作狂,他们沉溺于工作,就好像人们沉溺于药物,工作就是他们的药物,它使他们保持忙碌,它使他们远离他们的烦恼,远离他们的紧张,就好像任何药物一样,它淹没了你的烦恼、紧张、焦虑和痛苦、基督教、神、罪恶和地狱——每一样东西都被淹没了。一个痛苦的人会突然开始笑、开始享受。你只要去到酒店里面看,酒店里面远比教堂里面来得更快乐,每一个人都在笑,都在享受,都在吵来吵去,互相斗殴,当他们回家的时
候……那已经是深夜了,他们会摇摇晃晃地走在路上,然后倒在路边。

有一个人回到家,他的手抖得很厉害,他已经喝得烂醉,所以无法打开那个锁,因为那个钥匙和那个锁……那个钥匙在一边,那个锁在另一边,总是凑不在一起!最后街上的警察看到这个可怜的人,就走过来对他说:“我能够帮你吗?”那个醉汉说:“很好,只要把房子抓稳,似乎地震得很厉害。”他们已经忘了每一件事……他们已经把世界,以及它的烦恼,以及第三次世界大战都给忘了。你可以使用任何东西来当成药物,只要沉溺于它就行了。

有一些人只是在嚼口香糖,你将他们的口香糖拿掉,看看他们变得多么痛苦!他们会立刻开始想:“生命是没有用的,生命没有意义,我的口香糖在哪里?”口香糖使他们保持有事做。香烟的作用也是如此,人们会一直闲聊也是为了同样的理由,它可以使他们保持有事做,没有人会去管说它是真的或是假的,那并不是要点,问题在于:如何使你自己保持忙碌,而远离你自己。

所以工作狂是反对静心的,每一种沉溺都会阻止你变成一个静心者,所有的沉溺都必须被抛弃。

但是全然投入你的工作是一件完全不同的事,在工作中很全然并不是沉溺,它是一种静心。当你完全投入你的工作,你的工作可能会做得很完美,将会有喜悦从完美的工作中产生。如果你能够在工作中很完美,而且很全然,你在不工作当中也能够很全然——只要静静地坐着,完全宁静。你已经知道如何成为全然的,你可以闭起眼睛,你可以完全进入内在。你已经知道成为全然的奥秘,所以在工作中很全然对静心是有帮助的。工作狂无法静心,他甚至连静静地坐几分钟都没有办法,他会烦躁不安,他会改变他的姿势,他会做这个或做那个——翻翻这个口袋或那个口袋,虽然他知道那些口袋里并没有什么东西;他会把他的杯子拿出来,洗一洗,然后再放回去,虽然他知道那些杯子是干净的。

但是一个在工作中很全然的人并不是一个工作狂,他可以很全然,做任何事他都可以很全然。当他在睡觉的时候,他会很全然,当他在散步的时候,他也会很全然,他会只是成为一个走者,其他没有——没有其他的思想,没有其他的梦,没有其他的想象。当睡觉的时候,他就只是睡;当吃东西的时候,他就只是吃。

你并不这样做,当你在吃东西,你的头脑同时在忙着很多事……

我一直看到在每一张床上从来不只是两个人,而是一群人。先生在跟他太太做爱,但是他同时在想索菲亚·罗兰,太太也没有在跟她先生做爱,她在跟拳王阿里做爱。在每一张床上,你都会找到一群人!没有人在任何一个行为里是全然的,即使在爱当中也是如此。

所以不论你做什么事都要很全然,要不然就不要做,成为全然的,那么你的整个生活就会变成一种静心。

--------

三:工作而且成为一个个人

为什么我觉得需要被同意,而且被承认,尤其是在工作上?它使我掉进一个陷阱,我不能不这样,我知道我掉进这个陷阱,但是我已经被它所抓住,而且似乎摆脱不了。

能否请你帮助我找到那个门?

必须记住,被同意和被承认的需要是每一个人的问题。我们整个生命的结构是:我们被教导说除非我们被承认,否则我们什么人都不是,我们是没有价值的。工作本身并不重要,那个被承认才重要,但这是将整个事情都倒过来了。工作本身应该是重要的,它本身就是一种享受。你必须工作,不是为了要被承认,而是因为你享受成为具有创造力的,你喜爱工作本身,如果你喜爱它,你才工作,不要要求承认,如果有被承认,你也是泰然处之;如果没有被承认,你也不必去想它,你的满足应该是在工作本身。如果每一个人都学会这个喜爱他自己的工作的简单艺术,不管它是什么工作,你都去享受它,而不要要求任何承认,我们一定会有一个更美、更欣喜的社会。

就现在的情况,世界使你陷入一个痛苦的模式:你所做的事并不能因为你喜爱它、你将它做得很完美就是好的,而是要由世界来承认它、奖赏它,给你金牌或诺贝尔奖才算是好的。他们已经带走了整个创造力的价值,他们摧毁了无数的人,因为你无法给成千上亿的人诺贝尔奖。你在每一个人里面创造出被承认的欲望,所以没有人能够很平静地工作,享受任何他所做的。生命是由一些小事情所组成的,那些小事情并没有奖赏,没有政府所给的头衔,没有大学所给的荣誉学位。

这个世纪伟大的诗人之一泰戈尔,他住在印度的孟加拉,他在孟加拉出版他的诗和他的小说,但是没有人给他什么承认,然后他将一本小小的书叫做吉坦加利——奉献诗歌——翻成英文,他知道原文具有一种美,那是译文所没有,也不可能有的,因为孟加拉语和英语这两种语言的结构不同,表达方式也不同。

孟加拉语很甜,即使你们在吵架,它听起来也好像你们在好好谈一件事,它非常富有音乐性,每一个字都带有音乐性,那个品质在英文里面是没有的,也不可能将它带进去,它具有不同的品质,但他还是尽量去翻译它,那个译文——跟原文比起来是较差的——竟然得到了诺贝尔奖。然后突然整个印度都觉知到……那本书本来就有以孟加拉文发行,也有以其他的印度文发行,已经有很多年都没有人去注意,每一所大学都想要给他文学博士的头衔,他故乡的加尔各答大学是第一个颁给他荣誉学位的学校,但是他拒绝了,他说:“你们给我一个学位,但是你们并没有承认我的作品,你们是承认诺贝尔奖,因为这本书曾经以一种更美的方式存在于此,但是甚至连一个人都没有去写关于它的评论。”他拒绝接受任何文学博士的学位,他说:“这是在侮辱我。”

萨特——伟大的小说家之一,而且是一个对人类心理有很深的洞见的人,他拒绝了诺贝尔奖,他说:“当我在创造我的作品时,我已经得到了足够的奖赏,诺贝尔奖并不能够对它增加什么,相反地,它反而把我往下压,它对那些找寻被人承认的业余作家来讲是好的,我已经够老了,我已经享受够了,我喜爱任何我所做的,它就是它本身的奖赏,我不想要任何其他的奖赏,因为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比我已经得到的来得更好。”他是对的,但是世界上对的人很少,世界上充满着错误的人,他们都生活在陷阱之中。

为什么你要去担心别人的承认?唯有当你不喜爱你的工作,担心别人的承认才有意义,那么它似乎可以充当为代替品。你讨厌工作,你不喜欢它,但是你为了要别人的承认而去做它,你为了要别人的赏识和接受而做它。与其要去想别人的承认,倒不如重新考虑你的工作,你喜爱它吗?如果你喜爱它,那不就结了吗?如果你不喜爱它,那么就改变它!父母和老师一直都在强调说你必须被承认,你必须被接受,那是一种非常狡猾的控制人的策略。

学习一件基本的事:做任何你想做的事,你喜欢做的事,永远不要要求承认,那是一种乞讨的行为,一个人为什么要要求别人的承认?一个人为什么要渴望被接受?深入你自己里面去看。或许你并不喜欢你所做的,或许你害怕说你走错路了。接受能够帮助你去感觉你是对的;承认能够使你觉得你走向正确的目标,问题在于你自己内在的感觉,它跟外在世界无关。为什么要依靠别人?所有这些事情都要依靠别人,你本身已经变得具有依赖性。

你可以变成一个个人。成为一个个人,生活在全然的自由之中,用你自己的脚站起来生活,喝你自己的泉源,这能够使一个人真正归于中心,真正扎根,这是他最终开花的开始。这些所谓被承认的人,有荣誉的人,他们都充满了垃圾,其他没有,但是他们所充满的垃圾是社会想要他们充满的,社会会用一些奖赏来补偿他们。任何有他自己的个体性的意识的人会以他自己的爱和他自己的工作来生活,他根本不会去管别人怎么想。你的工作越有价值,就越不可能得到别人的尊敬。如果你的工作是天才的工作,那么你将无法在你的生命中看到任何尊敬,你将会在生命中遭到谴责……然后在经过两、
三百年之后,人们将会为你做雕像,你的书将会受到尊敬,因为人类几乎要花两、三百年的时间才能够累积到今日的天才所具有的那么多的聪明才智,
那个差距是非常大的。

要受到白痴们的尊敬,你必须按照他们的方式和他们的期望来做。要被这个病态的人类尊敬,你必须比他们更病态,他们才会尊敬你,但是这样做你能够得到什么呢?你将会失去你的灵魂,而什么也得不到。

--------

四:透过无为达到有为

什么是无为?

最高境界的意识就是当你只是一个存在,什么事都不做,不动,完全宁静,就好像你不存在,突然间整个存在都会开始将花朵洒落在你身上。

人被训练要有所作为,因为社会需要他在很多方面成为劳工,在各种生产方面——为那些贪婪、狡猾和有权力的人,他必须被转变成奴隶,整天从早忙到晚,终身都是如此,他甚至都还没有睡饱就必须去路上工作、去田里工作、或是去果园工作。由于有这些既得利益,所以社会把作为捧得高高的,认为它是值得尊敬的,它已经完全忘记说生活还有另外的层面。我并不是说你什事都不要做,你必须吃饭、穿衣、住房子,所以你需要做一些事,但是你的作为应该只是为了实用上的需要,它不会给你伟大的经验,而生命是一个获得伟大经验的机会,你的作为能够给你生存,但只是生存并不是成为活生生的,成为活生生的意味着内心有一个欢舞;成为活生生的意味着你身体的每一根纤维都充满了天乐;成为活生生的意味着在你的血管里经验到永恒的生命之流,要达到这样,藉着作为是不可能的,只有藉着无为才可能,所以无为是最终的价值,作为只不过是世俗的,基于需要,你必须做一些事。

然而我们有足够的时间,一天有二十四个小时,你可以奉献五六个小时给一般性的需要,你还剩下十八个小时,如果你能够找到两个小时的时间什么事都不做,你的生命将会被大大地充实,那是你事先想象不到的,因为当你什么事都不做,你并不存在,那么什么存在?这整个存在的宁静,这所有花朵的整个美,这个围绕着你的无限的天空,全部都变成你的一部分。当你碰触到那永恒的、那无限的和那不朽的,它能够带给你很大的喜悦,即使当你在做什么的时候,你也会慢馒发现那些喜悦和那些狂喜进入了你的工作。

那么工作就不再是工作,作为就不再是作为,它变成了你的创造力。如此一来,不论你做什么,你都会很全然地去做,整个存在都会支持你,都会用更多的生命力来充满你,好像你能够将那些生命力注入你的行动,注入你的作为,突然间,你本身就变成一个魔术师,任何你所碰触到的东西都变成黄金,不论你走到哪里,存在都会一直欢迎你,不论你做什么,不论那个事情是多么地小,它都会变成你静心的一部分。

--------

五:创造力、生活形态和规范

在过去,所有著名的艺术家都以过着波希米亚式(放荡不羁)的生活而闻名,能否请你谈论关于创造力和规范?

波希米亚式的生活是唯一值得去过的生活!其他各种生活都只不过是温温吞吞的,它们比较是慢性自杀的生活方式,比较不是很热情、很强烈的生活方式。在过去,不可避免地,艺术家必须生活在叛逆之中,因为创造力是存在里面最大的叛逆。如果你想要创造,你必须抛弃所有的制约,否则你的创造力将只不过是抄袭,它将只是一个复本。唯有当你是一个人,你才能够创造,当你是群众心理的一部分,你无法创造,群众心理不具创造力,它是拖着生命在走,它不知道欢舞、不知道歌唱、不知道喜悦,它是机械式的。

当然,唯有当你是机械式的,你才能够从社会得到一些东西:你会得到尊敬,你会得到荣誉。大学会颁给你文学博士学位,国家会颁给你金牌奖章,最后你或许会成为诺贝尔奖得主,但这整个事情是丑陋的,一个真正的天才会抛弃所有这些无意义的东西,因为这是贿赂。将诺贝尔奖给一个人只是意味着你对社会机构的服务受到尊敬,意味着你被赋予荣誉是因为你是一个好的奴隶、你很顺从,你没有走入歧途,你遵循着社会既定的路线在走。创造者无法遵循社会既定的路线,他必须去找出他自己的路,他必须在生命的丛林里探询,他必须单独走,他必须脱离群众头脑,脱离集体的心理。集体的头脑是世界上最低的头脑,甚至连所谓的白痴也比集体的白痴来得优越一点,但是集体性有它自己行贿的方式,如果你一直坚持说集体头脑的方式是唯一正确的方式,它会尊敬你、荣耀你。

出自纯粹的需要,所以在过去,各类的创造者——画家、舞蹈家、音乐家、诗人和雕塑家——都必须放弃受人尊敬。他们必须过着一种波希米亚式的生活——流浪汉的生活,那是他们成为具有创造力的唯一方式。在未来,那个情况不需要如此,如果你们了解我,如果你们觉得我所说的东西有真理在里面,那么在未来,每一个人都应该以个人来生活,那么就不需要波希米亚式的生活。波希米亚式的生活是固定的、正统的、传统的、受人尊敬的生活的副产物。

人类需要一种新的土壤——自由的土壤。波希米亚的方式是一种反应,一种必要的反应,但是如果我的看法成功了,那么就不会有波希米亚的方式,因为将不会有试着去驾驭人们的所谓集体的头脑,那么每一个人都能够很安逸地自处,当然,你不必去干涉别人,但是就你自己的生活而言,你必须按照你自己的方式来生活,唯有如此才会有创造力,创造力是由个人自由所散发出来的芬芳。

你问我说:“能否请你谈论关于创造力和规范?”

规范是一个很美的词,但是它被误用了,就好像所有其他很美的词在过去都被误用一样。规范(discipline)这个词跟门徒(disciple)这个词来自同样的词根,这个词根的意义是“一个学习的过程”。一个准备去学习的人就是一个门徒,准备去学习的过程就是规范。博学多闻的人从来不准备去学习,因为他已经认为他知道,他已经非常认同他所谓的知识,他的知识只不过是自我的滋养品,他无法成为一个门徒,他无法处于真正的规范。苏格拉底说:“我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我什么都不知道。”那就是规范的开始。当你什么事都不知道,当然,有一个很大的渴望会升起,想要去探询、去探索、去查究。当你开始学习,有另外一个因素不可避免地会随之而来:任何你所学到的必须一直被抛弃,否则它将会变成知识,知识会阻止进一步的学习。

一个真正进入规范的人从来不会累积,每个片刻他都抛掉任何他所知道的东西,而再度变天真,那个天真的确是会发光。当戴奥真尼斯说天真是发光的,我同意他的说法。处于一种不知道的发光状态是存在里面最美的经验之一,当你处于那种不知道的状态下,你是敞开的,没有障碍,你准备好要去探索。印度教教徒做不到这样,因为他们已经知道很多;基督徒也做不到这样,但是我的门徒能够做得到,简单的理由是:我并不传授知识,相反地,我在摧毁你的知识。

规范已经被作了错误的解释,人们一直在告诉别人说要规范他们的生活,要做这个,而不要做那个,有千千万万个应该和不应该被强加在人的身上,当一个人带着这么多的应该和不应该,他就无法成为具有创造性的,他是一个被监禁起来的囚犯,他到处都会碰到墙壁。

具有创造力的人必须融掉所有的应该和不应该,他需要自由和空间,很大的空间,他需要整个天空和所有的星星,唯有如此,他最内在的自发性才能够开始成长。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财经资讯,外汇知识,EA下载,EA测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云淡风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692243004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81007353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00-19:0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