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作手回忆录Ⅱ》第十一章(第12节):那些年,笔者收藏的经典:生存智慧-(金钱)

一:钱是什么?

钱是什么?为什么大多数的人都会在某方面对它觉得非常不舒服?

这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因为金钱并不是像它所表现出来的那样,金钱所涉及的是更深的部分,金钱并非只是表面上的流通工具而已,它跟你内在的头脑和态度有关。金钱是你对东西的喜爱,金钱是你对人的逃避,金钱是你面对死亡的安全,金钱是你想控制生命的努力,金钱代表一千零一件事,金钱并非只是流通的工具,否则事情就容易多了。

金钱是你的喜爱——对东西的喜爱,而不是对人的喜爱。最舒服的爱是对东西的爱,因为东西是死的,你可以很容易就拥有它们。你可以拥有一间很大的房子,或是一座皇宫,甚至连最大的皇宫你也可以很容易就拥有,但是即使一个最小的婴儿你都无法拥有,甚至连那个婴儿都会拒绝,甚至连那个婴儿都会为他自己的自由而抗争。一个婴儿,不管他是多么小,对一个想要占有的人来讲都是很危险的,他会反抗,他不让任何人来拥有他。那些不爱人的人会开始爱金钱,因为金钱是占有东西的一个工具。当有了越多的金钱,你就能够拥有越多的东西,而当你能够拥有越多的东西,你就越能够把人忘掉。你将会拥有很多东西,但是你将不会有任何满足,因为唯有当你爱一个人,你才能够有深层的满足。金钱不会反抗,但是你将不会有任何满足,因为唯有当你爱一个人,你才能够有深层的满足。钱不会反抗,但是它也不会反应,那就是问题之所在。那就是为什么那些吝啬的人变得非常丑,因为从来没有人对他们的爱有所反应。如果没有爱降临在你身上,你怎么美得起来呢?如果没有爱像花一样地洒落在你身上,你怎么美得起来呢?你一定会变丑,你一定会变得封闭。一个拥有金钱或是试图去拥有金钱的人是吝啬的,他将会永远都害怕人,因为如果你跟人们亲近,你就必须开始分享。如果你允许某人亲近你,你就必须同时允许某些分享。那些喜爱东西的人会变成像东西一样——死的、封闭的,没有什么东西在他们里面震动,没有什么东西在他们里面唱歌跳舞,他们的心已经失去了跳动,他们过着一种机械式的生活,他们拖着生命在走,他们背负了很多东西,但是他们没有任何自由,因为只有爱能够给你自由;唯有当你给爱自由,爱才能够给你自由。

那些害怕爱的人会想要拥有金钱,而那些能够爱的人会变得不占有,金钱对他们来讲就不会那么重要。如果有钱,那没有问题,它可以被使用;如果没有钱,那也没有问题,因为爱本身就是一个王国,那是金钱买不到的。爱本身是一种很深的满足,如果有爱,你可以在街上当乞丐都没有关系;如果有爱在你的心中,你就可以唱歌;如果你有爱,而且也被爱,那么爱能够加冕于你,使你成为一个国王。金钱只会使你变丑。

我并不反对金钱,我并不是说:“把你的钱拿去丢掉。”因为那又是另外一个极端,这也是吝啬头脑的最后一步。一个为了钱而受很多苦的人,一个执著于金钱而不能够爱任何人或是不能够敞开心灵的人,到了最后会感到非常挫折而将所有的钱都抛弃,放弃世俗而跑到喜马拉雅山上去,进入西藏的僧院去当喇嘛,这种人就是没有了解。如果你能够了解,金钱是可以被使用的,但是那些不了解的人不是成为吝啬鬼而变得无法使用金钱,就是将所有的金钱都抛弃,因为在抛弃当中,他们也保存了同样的头脑。如此一来,在使用这个头脑的时候就不会有困难,你可以全部抛弃,然后逃掉,但是他们就是无法使用金钱,他们在使用的时候会觉得害怕。

如果一个具有了解的人有钱,他会分享,因为钱并不是为它本身而存在的,它是为生命而存在的。如果他觉得生活需要它、爱需要它,他可以完全将它抛弃,但它不是一种弃俗,他也是在使用它。对他来讲,爱就是目标,金钱从来不是目标,金钱只是工具,然而对那些追求金钱的人来讲,金钱就是目标,爱变成只是一个工具,甚至连他们的祈祷都是为了钱,甚至连祈祷都变成求得金钱的工具。

金钱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现象,为什么人们会那么投入它,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追求它?它的确具有吸引力,它的确具有磁性。金钱具有一种催眠性的吸引力,那个吸引力就是你可以完全占有它。钱非常听话,它可以变成你的奴隶,自我可以觉得非常满足。

然而爱并没有那么听话,爱是叛逆的,你无法占有爱。你可以占有一个女人,你可以占有一个男人,但是你永远无法占有爱。如果你占有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就变成金钱,或是变成一样东西;如果你占有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就变成金钱,或是变成一样东西、一样工具。唯有当一个人的存在是为了他自己本身,而不是作为其他任何东西的工具,这样的话,一个男人才能够算是一个男人,一个女人也才能够算是一个女人。金钱是工具,而执著于工具就是能够发生在一个人身上最大的愚蠢,也是最大的祸因。

金钱不应该变成目标,但我并不是说你必须将它抛弃而变成乞丐——使用它,它是一项很好的工具。我并不反对金钱,我对它没有什么反对的话可以说,我是在说关于你和关于你的占有,而不是在说关于金钱。如果你不占有,如果你不执著于它,它可以是很美的。金钱就好像血液在身体里循环;金钱在社会的身体里循环,它相当于血液,它帮助社会变得更丰富、更活生生,它就像血液一样。

你一定听过关于血液凝固而无法循环的疾病,血块堵住血管造成身体里面的血液无法流通,然后你就瘫痪了,如果那个血块堵住心脏,你就死掉了。

如果金钱能够流通,从一个人的手中流到另外一个人的手中,继续流动,流动得越快越好,那么血液就能够循环得很好,身体就变得很健康。但是当一个吝啬鬼进来,他就变成一个血块;某一个地方有人在累积,不分享,他就成了血液循环里的一个血块。那个人会打扰到整个系统,不但他自己没有好好生活,而且由于他的阻碍,别人也受到了他的不良影响,金钱就停止循环。血液循环就是生命,血液停止了、受阻了,就是死亡;金钱循环就是生命,金钱停止了、受阻了,就是死亡。

一个人必须有钱,必须赚钱,然后使用它。一个人拥有钱就是为了要使用,而一个人使用就是为了要拥有,它变成一个循环,然后一个人就变成两者,既是吝啬的人,也是弃俗的人,当你既是吝啬的人,也是弃俗的人,你就两者都不是,你只是在享受任何金钱所能给予的。金钱能够给予很多东西,金钱也有很多东西不能给予,当你使用它的时候,你就知道金钱能够给予什么。金钱能够给予一切外在东西——这个世界上的东西,这并没有什么不对。拥有一间漂亮的房子并没有什么不对,拥有一座漂亮的花园并没有什么不对,金钱能够给你这些东西,但是金钱无法给你爱,如果你要求它给你爱,那么你就是对这个可怜的金钱期望太多了。

一个人应该只期望那个能够被期望的,一个人不应该进入那个不可能的东西。当你要求可怜的金钱给你爱,那可怜的金钱是做不到的,但这并没有什么不对,不要对金钱生气!不要将它烧掉,或是将它丢到河里,然后跑到喜马拉雅山上去。你在要求一个具有了解的人从来不会要求的东西,你这样做是愚蠢的,就这样而已,金钱并没有什么不对。有神经病的人会从一个极端走到另外一个极端。

使用金钱,就金钱所能够做的来讲,它是很美的,它所能够做的事也够多!就俗事而言,它所能够做的已经够多了,但是不要期望爱,因为它是属于内在的,它是属于内在的本性,同时也不要要求神,因为他是超越的。

按照每一样东西的性能来使用它,而不是按照你的梦来使用它,那么你就是一个健康的人,成为健康的就是成为神圣的,不要有任何不正常,要很正常、很平凡,只要有多一点的了解,让你自己能够看清楚。钱能够被使用,它应该被使用,它能够给你一个很美的世界。否则如果你反对金钱,迟早你将会创造出像印度那么脏的国家。在印度,每一样东西都很脏,但是他们认为他们是伟大的灵性主义者,每一样东西都变得很丑,但是他们认为他们是伟大的灵性主义者,因为他们已经弃俗了,因此情况变得很糟糕,他们认为一个人必须把眼睛闭起来,不要看外在。

看外在是好的,因为外在是神的创造;看内在是好的,因为那个创造者就住在内在。两备都很好。眼睛需要一睁一闭,它们不应该一直都睁着,也不应该一直都闭着。它们需要眨眼——一睁一闭,一睁一闭,那是一个韵律——外在、内在;外在、内在。
向外看,那里有很美的创造;向内看,那里有很美的神。渐渐地,你将能够了解,内和外能够会合在一起,融合在一起,它们是一体的。

--------

二:钱就是力量

为什么我一直想到钱?

其他还有什么好想的?

钱就是力量。其他每一个人也都在想钱,所以不必担心!即使那些在想彼岸的人,他们的铜板或许有所不同,但他们也是在想钱。钱代表力量,你可以用金钱购买,你们的圣人也在想钱——他们称之为美德。藉着美德,你可以在天堂购买一个比较好的房子、比较好的车子、比较好的女人。有些人没有那么贪婪,他们只想现在这个世界的钱,有些人比较贪婪,他们会去想彼岸。如果你去想美德,如果你想要进入天堂,这不是金钱又是什么?

唯有当一个人开始生活在现在,他才会停止去想钱。钱是未来,钱是未来的安全、未来的保障。如果你有很多存款,你的未来是安全的;如果你有好的个性,即使死后的生命也是安全的。整个世界都以金钱来思考,那些以权力政治来思考的人也是以金钱在思考,因为钱只不过是权力的象征,那就是为什么你可以累积越来越多的钱,但是那个想要更多的欲望永远离不开你,因为对权力的渴望是无止境的,它不知道有终点。而人们之所以渴望权力是因为在内在深处,他们是空虚的。他们会想办法用些什么东西来填满那个空虚,它或许是金钱、权力、声望、受人尊敬、身份、或美德等。任何东西都可以,他们想要填满他们内在的空虚。

世界上只有两种人:那些想要去填满他们内在空虚的人,和那些非常稀有的、非常宝贵的人,他们想要去看内在的空虚。那些想要去填满它的人会保持空虚、挫折,他们继续搜集垃圾,他们的整个生命都没有用,也没有结果,只有另外一种,那些非常宝贵的人,他们想要去洞察他们内在的空虚,而没有任何欲望要去填满它,他们变成了静心者。

静心就是深入去看你的空虚,欢迎它、享受它,跟它合而为一,没有想要去填满它——根本不需要去填满它,因为它已经满了!它看起来是空的,因为你不是用正确的方式去看它。你透过头脑来看它,那是错误的方式。如果你将头脑摆在一旁而深入洞察你的空虚,它是非常美的,它是神圣的,它洋溢着喜悦,其他什么东西都不需要,唯有如此,一个人才会停止去想钱、停止去想权力、停止去想天堂,因为他已经在天堂里,因为他已经很富有了,因为他已经很强而有力了。

--------

三:不要抛弃金钱 要抛弃一直想钱的头脑

在过去,东方有很多智者反对金钱,但是你并不反对,能否请你评论?

我并不反对金钱,我反对一直在想钱的头脑;我并不反对占有东西,我反对一直想占有的头脑。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层面,一百八十度的不同。反对金钱是愚蠢的,金钱是一个很美的工具,是一种交换的工具,如果没有钱,就不可能有发达的文化、社会或文明。只要想想如果钱从世界上消失,那么所有那些舒适的,所有那些能够给你方便的东西都将会随着它一起消失,人们将会被贬为全然的贫穷。钱做了一件很重要的工作,一个人必须珍视它,因此我并不反对金钱,但是我的确反对一直在想钱的头脑,然而人们不会去加以区分,整个人类的过去都生活在混乱之中。

抛弃一直在想钱的头脑,但是不需要抛弃金钱。金钱必须被创造出来,财富必须被创造出来。如果没有财富,所有的科学都将会消失,所有的科技都将会消失,所有人类伟大的成就都将会消失,人类将无法登陆月球,人类将无法飞上太空。如果没有金钱,生命将会变得非常沉寂,就好像如果没有语言,所有的艺术、文学、诗歌和音乐都会消失。就好像语言帮助你交换思想,帮助你沟通,金钱能够帮助你交换物品,它也是一种沟通的形式。

但是头脑一直想钱的人会执著于金钱,他们会破坏它的整个目的。它的目的就是继续从一个人的手中移到另外一个人的手中,因此它被称为“通货”,它必须保持流通,流通越多越好,社会就变得更富有。

如果我只有一块钱,然后它继续流通,经过五千个门徒的手,那么一块钱就变成五千块,它流通得越快,就有越多钱被创造出来,它能够发挥出五千块的功能——只是一块钱!但是那个头脑一直在想钱的人,他会抓住那些钱,他堵住了它的流通。他抓住它,他执著于它,但却不去使用它。

--------

四:为什么金钱是如此地一个携有杂质的主题?

为什么金钱是如此地一个携有杂质的主题?似乎好像当我们有钱,我们就会觉得有罪恶感,因此被迫要去花掉它,或者,我们会觉得不安全,所以想要抓住它,很明显地,它影响着围绕在权力和自由周围的很多事情。奇怪的是,即使在餐桌上讨论金钱这个主题,都会觉得它是一种禁忌,就好像谈论性和死亡也是一种禁忌一样。请你评论。

金钱是一个携有杂质的主题。它简单的理由是:我们无法想出一个明智的系统,在那个系统里,金钱可以成为整个人类的仆人,而不是某些贪婪之徒的主人。

金钱是一个搀有杂质的主题,因为人的心理充满了贪婪,否则金钱只不过是一个物品交换的简单工具,一个完美的工具,它并没有什么不对,但是我们处理它的方式使得在它里面的每一件事似乎都是错的。

如果你没有钱,你会遭到谴责,你的整个人生都将会是一个祸害,在你的一生当中,你都会试图藉着任何方式来拥有金钱。如果你有钱,它并不会改变基本的事情,你会想要更多,你的想要更多是无止境的,当到了最后,你已经有了很多钱——虽然它还不够,它永远都是不够的,但它已经比其他任何人都来得多——那么你就开始觉得有罪恶感,因为你用来累积金钱的手段是丑陋的、不人道的、暴力的,你一直在剥削,你一直在吸人们的血,你一直都是一个寄生虫,所以虽然你已经有了很多钱,但是它会提醒你,你在得到它的过程中所犯下的罪行。

这会产生出两种人:其中一种会开始捐款给慈善机构来去除罪恶感,他们在做“善事”,他们在做“神的工作”,他们会开医院或学校,一切他们所做的多多少少都是为了要避免因为罪恶感而发疯。你们所有的医院、所有的学校和所有的慈善机构都是有罪恶感的人的结果。比方说诺贝尔奖的创办人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藉着创造各种毁灭性的炸弹和机器而大赚其钱的人。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有很多人使用诺贝尔先生所提供的武器。他赚了巨额的钱……交战的双方都向同样的来源购买武器,他是唯一大量创造战争武器的人,所以不论是谁被杀死,都是被他杀死,不管他是属于这一边或是属于那一边,任何一个被杀死的人都是被他的炸弹所杀死,所以在老年的时候,当他已经拥有在这个世界上一个人所能拥有的金钱,他就设立了诺贝尔奖,它以一个和平奖来给予——由一个靠战争赚钱的人来给予。对和平有重大贡献的人就可以得到诺贝尔奖,它颁给那些有伟大科学发明,有伟大艺术或创造性发明的人,诺贝尔奖还附有一笔很大的金额,目前它大概将近二十五万美元。最好的奖,同时又附有二十五万美元,那个数目还会继续增加,因为钱会变得越来越贬值,如此庞大的一笔财富,所有这些诺贝尔奖每年所分配的奖金只是那些钱的利息而已,原来的本金还是保持完整,它将永远都会保持完整。每年都有那么多的利息产生,你甚至可以给二十个诺贝尔奖。

所有的慈善工作事实上都只是想要洗掉罪恶感的一种努力。当比拉多下令要将耶稣钉死在十字架上,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洗他的手,奇怪!下令执行十字架刑并不会弄脏他的手,他为什么要洗手呢?它具有某种意义:他觉得有罪恶感。人们花了两千年的时间才了解到这一点,因为两千年以来,甚至没有人去提,或是去评论,为什么比拉多会洗手。弗洛伊德发现那些有罪恶感的人会开始洗他们的手,它是象征性的……好像他们的手沾满了血。所以如果你有钱,它会产生罪恶感,其中一种方式就是藉着帮助慈善机构来洗你的手,这是被宗教剥削,他们藉着你的罪恶感来剥削,但是他们继续在支持你的自我,说你在做伟大的灵性工作,它跟灵性无关,它只是他们试着在安慰你的罪行。

第一种方式是各种宗教一直都在做的,另外一种就是那个人觉得非常有罪恶感,所以他不是发疯就是自杀,他本身的存在会变得非常痛苦,每一个呼吸都会变得很沉重,奇怪的是:他一生努力工作就是为了要得到这些钱,因为社会挑起了他成为富有和拥有力量的欲望和野心,而金钱的确带来力量,它能够购买每一样东西,除了少数几样东西不能够购买之外,但是没有人会去管那些东西。

静心无法被购买,爱无法被购买,友谊无法被购买,感激无法被购买,但是没有人会去顾虑那些东西。其他每一样东西,整个物质世界的东西,都能够被购买,所以每个小孩都会开始爬那个野心的阶梯,他知道如果他有钱,那么每一件事都可能,所以社会蕴育出野心的概念,以及要成为富有、成为有力量的概念,那是一个完全错误的社会,它创造出心理上病态和疯狂的人。当他们达到了社会和教育系统给他们的目标,他们就发现他们自己走进了死巷的终点,那个路就在那里结束,超出那个之外已经没有东西了,所以或者是他们变成一个虚假的宗教人士,或者他们只是跳进疯狂、跳进自杀,而毁灭了他们自己。
如果金钱不要落入个人的手中,如果它是社区的一部分,或是社会的一部分,而社会照顾每一个人,那么金钱可以是一样很美的东西。每一个人都创造,每一个人都贡献,但不是付给他们金钱,而是付给他们尊敬、爱、感激、以及一切生活上的必需品。

金钱不应该落入个人的手中,否则它将会产生罪恶感的问题,金钱可以使人们的生活过得很丰富。如果社区拥有金钱,社区可以给你一切你所需要的设施,一切生活的教育和创造的层面。社会将会被弄得很丰富,而没有人会觉得有罪恶感。因为社会为你做很多,所以你会想要用你的服务来回报。如果你是一个医生,你将会尽你一切的力量做好你能够做的;如果你是一个外科医生,你将会尽你的力量做好你能够做的,因为是社会帮助你变成最好的外科医生,是社会给你所有的教育、所有的设施,从你的孩提时代就一直照顾你。那就是当我说小孩子应该属于社区,而社区应该照顾每一件事的意思。

一切由人们所创造出来的东西不应该由个人所囤积,它是社区的资源,它是你们的,它为你们而存在,但是它不要落在你们的手中,它将不会使你变成具有野心的,它将会使你变得更有创造力、更慷慨、更懂得感激,因此整个社会会变得越来越好,越来越美,那么金钱就不是一个难题。社区与社区之间可以使用金钱来作为交换,因为每一个社区不可能拥有一切它所需要的东西,它可以从其他社区购买,那么金钱就可以用来作为交换的工具,但是是社区与社区之间的交换,而不是个人与个人之间的交换,所以每一个社区都可以带进该社区所没有的东西。所以金钱的基本功能仍然保留,但是它的所有权已经从个人改变成集体的。对我而言,这就是基本的共产主义:金钱的功能由个人转变到集体,但是宗教不希望如此,政客也不希望如此,因为他们的整个游戏将会被摧毁,他们的整个游戏都依靠野心、权力、贪婪和色欲。

宗教几乎是依靠非宗教的东西而存在,或者说得更清楚一点,是依靠反宗教的东西而存在,这样说似乎非常奇怪。他们使用那些东西,但是在表面上你看不出来,你只看到慈善,但是你看不出那个慈善来自哪里,以及为什么他们要行善。首先,为什么需要慈善?为什么会有孤儿?为什么会有乞丐?为什么我们一开始会允许乞丐和孤儿发生?然后为什么会有人很想要去做慈善工作,很想要把钱捐出去,将他们的整个生命都奉献给慈善,以及服务穷人?

在表面上,每一件事似乎都是对的,因为我们已经生活在这种架构里有很长的时间,否则它是全然的荒谬。如果小孩由社区来拥有,那么没有一个小孩会是孤儿,如果社区拥有每一样东西,那么没有人会是一个乞丐,我们都分享任何我们所拥有的东西,但是这样的话,宗教就没有剥削的对象,他们将不会有穷人可以来安慰,他们将不会有富人来帮助而除去他们的罪恶感。

如果你继续挖它的根——那是丑陋的,没有人想要去看……那就是为什么像性、死亡、或金钱这一类的字眼会变成禁忌,在它们里面并没有什么不能在餐桌上谈论的东西,但那个理由是:我们已经将它们压抑得太深了,因此我们不想要任何人将那些东西挖出来,我们会害怕。我们会害怕死亡,因为我们知道我们将会死,但是我们并不想死,因此我们想要将眼睛闭起来不去看它,我们想要生活在一种状态下,好像“其他每一个人都会死,只有我不会”。这是每一个人的正常心理:“我不会死。”

把死亡提出来是一项禁忌,人们会变得害怕,因为它提醒了人们他们自己的死亡。他们太过于顾虑那些不重要的琐事,而死亡正在来临,但是他们想要那些琐事使他们保持忙碌,它可以被当成帘慕:他们将不会死,至少不知道。稍后……“当它发生,我们再看。“性也是他们所害怕的,因为有很多嫉妒涉入,他们自己人生的经验是痛苦的,他们曾经爱过,但是失败了,他们真的不想把那个主题提出来,它令人伤心。

金钱的情形也是如此,因为金钱会立刻把社会的阶级带进来,所以如果有十二个人围着桌子旁边坐,你就会立刻将他们分阶级,那个类似性和平等性暂时消失。有人比你更富有,有人比你更贫穷,突然间,你们就把你们自己看成敌人,而不是看成朋友,因为你们都同样在为钱争斗,你们都在抓同样的钱。你们并不是朋友,你们都是竞争者、敌人,所以至少在餐桌上,当你们在吃东西的时候,你们希望没有阶级,没有日常生活的奋斗,你们想要暂时忘掉所有那些事情,你们想要只谈一些好的事情,但这些全都是表面功夫。

为什么不创造出一个真正很好的生活?为什么不创造出一种金钱不会产生阶级,而只是给每一个人越来越多机会的生活?为什么不创造出一个生活,使得性不会造成痛苦的经验、嫉妒和失败,而只是一个乐趣——不比任何其他的游戏来得更多,只是一个生物的游戏。
一种简单的了解……我想不出为什么……如果我爱某一个女人,而她在享受某一个男人,那完全没有问题,它并不会打扰我的爱,事实上,我会爱她更多,因为她被更多人所爱,我的确是选择了一个很美的女人。找到一个只有我爱,而她在全世界找不到其他任何人来爱她的女人,那的确是一件丑事,那真的是下了地狱。如果她偶尔跟别人在一起觉得很快乐,那有什么不对?一颗具有了解的心将会以她的快乐为快乐。你爱一个人,你想要她快乐,如果她跟你在一起是快乐的,那很好,如果她跟别人在一起是快乐的,那也很好,它并没有什么问题。你打网球,那并不表示你一生都要跟同一个球伴打网球,忠贞……!

生活必须变得更丰富,所以只需要一些理解,爱就不会成为一个问题,性就不会成为禁忌。一旦你在生活当中没有问题、没有焦虑,死亡就不会是一项禁忌,一旦你全然接受你的生命,死亡就不是生命的终点,而是它的一部分。

死亡是长一点而且深一点的睡觉,平常的睡觉能够使你恢复活力,使你再度运作得比较好,比较有效率,所有的疲倦都消失了,你再度变年轻。死亡也是在做同样的事,只是那个层面更深。它帮你换了一个新的身体,因为现在这个身体已经无法再藉着一般的睡眠来恢复活力,它已经变得太老了,它需要更彻底的改变,它需要一个新的身体,你生命的能量想要有一个新的形式。死亡只是一个睡觉,好让你能够很容易地进入一个新的形式。一旦你接受了生命的全部,生命也包括死亡,那么死亡就不是在反对生命,而只是它的仆人,就好像睡觉一样。你的生命是永恒的,它将会永远永远都存在,但身体并不是永恒的,它必须被更换,它会变老,然后最好是更换一个新的身体、一个新的形式,而不要再拖着老旧的身体。
对我而言,一个具有了解的人将不会有任何问题,他会看得很清楚,然后问题就消失了,而留下一个很深的宁静——一个带着伟大的美和祝福的宁静。

--------

五:金钱和富有

你把你自己定义成富人的师傅,富人特别需要师傅吗?或者是因为他们有钱,你才成为他们的师傅?

第一件必须了解的事是:我并没有把我自己定义成富人的师傅。那是那些煽情的记者们,他们驾驭着整个世界多数人的头脑,他们搞出这个定义,我只是用我自己的意义来接受它,他们这样说带有贬抑的味道,但我的意义是完全不同的。

一个梵高远比亨利·福特来得富有,富有不只是意味着财富或金钱,富有是一个多层面的现象。一个诗人或许是贫穷的,但是他具有一种金钱买不到的敏感度,他比任何富有的人都来得富有;一个音乐家或许并不富有,但是就他的音乐而言,没有财富会比他的音乐来得更富有。

对我来讲,富有的人是一个具有敏感度、创造性和接受性的人。具有财富只是诸多层面的其中之一。根据我的看法,具有财富的人也是一个具有创造性的艺术家:他创造财富。并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一个亨利·福特,他的才能必须受到尊敬,虽然他所创造的是世俗的东西,它不能够跟莫札特的音乐、或尼金斯基的舞蹈、或萨特的哲学相比,但他仍然是创造出具有实用价值的东西,如果世界上有更多个亨利·福特,它一定会变得更好。

所以当我接受了那个定义,我的意义是在任何层面的富有,只有富有的人能够跟我有联系,某种敏感度是绝对需要的,某种洞见是需要的。

穷人是一个头脑有障碍的人,他或许很有钱,那并没有什么关系,他不懂古典音乐,他不懂诗歌,他不懂哲学,他不懂人类心灵高层次的东西。是的,贫穷的其中一个层面是一个人甚至无法赚钱,他是穷人里面最穷的,因为金钱是如此的一件世俗的事情,如果你无法创造它,那只是表示你没有足够的聪明才智。

世界上的穷人应该为他们自己的贫穷负责。是谁叫他们一直生孩子,每一个小孩都会使他们变得更贫穷;是谁叫他们一直生活在迷信之中?每一种迷信都会阻碍他们的致富;是谁告诉他们说他们应该相信他们的贫穷是因为前世做了一些坏事的缘故?他们为什么要接受这些无稽之谈?为什么他们不要听命于聪明才智?——穷人不应该生小孩,他应该去赚钱,但是他会生小孩,而不会赚钱。这是一个奇怪的现象:富有的国家人口在下降,而较穷的国家人口却在急速成长,这对整个世界来讲会有危险。目前全世界有五十亿人口,五年以前,经济学家才预测说到了这个世纪末了将会有五十亿人口,那些经济学家和数学家的估计远比人们的生产力来得落后,我们已经有五十亿的人口,到了这个世纪末了,我们将有六十亿,如果你叫那些人使用生育控制,使用避孕药,告诉他们说他们不需要小孩,他们并不会听你的话,你违反了他们的宗教,你违反了他们的传统。

我怎么能够跟这些人有接触?即使是在一些世俗的事情上面也不有沟通。所以当我说我接受那个定义,我的意义非常清楚,只有一个具有富有的头脑和本质的人能够了解关于静心的事,了解那最终的和那宇宙性的层面。

那些处于饥饿状态下的人……如果你去一个贫穷的地方,开始教他们静心,你认为他们会听你的吗?他们会把你杀掉,他们宁可把你吃掉,也不要听你的静心技巧!有一些基本的需要必须被满足,它有一个阶梯,首先你身体的需要必须被满足,然后你心理的需要必须被满足,唯有到那个时候,你才会开始渴望灵性的经验,现在我能够怎么样呢?那是事情的本性。如果水在一百度的时候蒸发,我能怎么样呢?我无法说服它在九十九度的时候蒸发,那是事情的本性,那个阶梯是:身体上的需要第一,然后心理上的需要第二,然后再心灵上的需要。我所能够给你的东西是关于你对灵性成长的渴求,如果它不存在,我无法去创造它;如果它存在,我可以显示给你那个途径。

你们可以看到:我并没有去找寻或是去到富有的人那里,那些来找我的人都是他们自己来的,他们的渴求将他们带到我这里,我并没有去找人或说服他们,像基督教的传教士一直在说的:“成为基督徒。”还承诺他们各种未来生活的好处,我并没有给任何人任何承诺,我并没有去找任何人,有千千万万人来到我这里,那都是他们自己要来的。

现在你可以自己看,那些来到这里的人,他们都具有某种富有,不只是金钱。在我的周遭有具有各种才能的人,有具有各种不同天份的人。我的方式会阻止那些跟我在一起无法获益的人,即使他们无意中来到我这里,他们也会消失,他们不会停留在这里,他们不会变成我的世界的一部分,他们不会跟我分享那个洞见,没有人在分辨说谁是富有的,谁是贫穷的,贫穷的必须被送回去,而富有的必须被留下来,没有人在检查,但是藉着某种存在性的安排,我只能够吸引那些非常有才能、非常聪明、或是在某种生命的品质上非常富有的人,他们就是从那个角度的富有来跟我联系。

那些煽情的记者一直在报道一些耸人听闻的消息给大众,那是无意义的、虚假的、丑陋的,因为我不是一个师傅。如果我必须去定义它,我会说:“我只是一个朋友,一个那些有才能的、聪明的、同时又具有想要在灵性上成长的动力的人的朋友。”对我来说,他们是富有的人。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财经资讯,外汇知识,EA下载,EA测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云淡风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692243004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81007353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00-19:0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