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作手回忆录Ⅱ》第十一章(第13节):那些年,笔者收藏的经典:生存智慧-(新的生活方式)

一:聪明才智是什么

聪明才智是什么?它是不是一种超越头脑以及它的界线的状态?一种不属于头脑的觉知?静心是否跟聪明才智相关连?聪明才智是不是一种我们都具有的潜力,而它只需要被唤醒?我们能不能用聪明才智来提升我们的意识?

你所问的问题非常重要:“聪明才智是什么?它是不是一种超越头脑以及它的界线的状态?”是的,聪明才智并不属于头脑,聪明才智是你存在的品质之一,但是头脑被用来当成它的工具,因此才会有混乱,人们才会认为聪明才智是属于头脑。它透过头脑而来,换句话说,头脑是它表达的工具。头脑本身只是一个生物电脑,它跟任何电脑一样,具有一个记忆的系统,你对那个记忆系统输入,头脑就会维持那个记忆,但记忆并不是聪明才智。

聪明才智是一种对事情清楚的洞见,而关于那件事你并没有任何资料。记忆只能够在你所知道的事情上面发挥它的功能,但生命是由已知的、未知的和不可知的所组成的。就已知的而言,记忆是足够的,那就是你们所有的大学和所有的教育系统在做的,他们只是用越来越多的资料来填塞你的记忆,任何你的记忆系统所知道的,你就会立刻回答,那个回答并不能证明你是聪明的。

唯有当你碰到未知的,碰到那个你事先没有任何记忆、任何知识、或任何资料的事情,聪明才智才有表现的机会。当你碰到那未知的,那是一个具有决定性的片刻,你要如何反应?你可以很聪明地反应,也可以很愚蠢地反应。聪明才智意味着对新的情况反应的能力,它来自你的本性,头脑只是一个工具,聪明才智是一种不属于头脑的觉知。你只是在理智上思考它,但是任何你所说的,如果它变成你的经验,它将会改变你的整个人生。

聪明才智是观照的品质,它看着头脑,它给头脑方向。目前,任何你的头脑里面所有的都是来自外在,而聪明才智是来自你的内在,那在以前是教育这个字的基本意义——它意味着“抽出”,但是目前以教育之名所做的刚好相反:它是“填入”——填入各种胡说八道的东西!没有一个地方有人努力去把你的聪明才智抽出。你已经具有它,它只需要一个通道、一条路。静心可以创造出那个通道、那条路,它使你的本性成为主人,而使你的头脑成为仆人。

记忆来自外在,而聪明才智来自你最内的在的泉源、来自你的生命,而对那个情况作反应。

“静心是否跟聪明才智相关连?”静心跟你的本性相关连,而你的本性具有很多面:聪明才智、喜乐、优雅、感激、祈祷、爱和慈悲……你的本性具有无限的宝物,聪明才智只不过是其中的一部分。

“聪明才智是不是一种我们都具有的潜力,而它只需要被唤醒?我们能不能用聪明才智来提升我们的意识?”每一个人生下来都具有同样的潜力,会有差别存在,因为我们并不是都使用我们的潜力到同样的程度。当你知道的时候,你一定会很惊讶,即使像爱因斯坦这样的一个人,他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天才的例子,他也只不过使用了他潜力的百分之十五,那些你认为非常有才能的人也只不过是使用了他们潜力的百分之十,至于一般的大众,无数的人,他们都只使用百分之五到百分之七。如果每一个人都在不同的方向上和不同的层面上使用他们百分之百的潜力,那么世界将会变成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只有静心能够使你觉知到你的潜力,能够发展出那个通道,能够使你的潜力成长,能够找到它的表现。就聪明才智而言,没有人是欠缺或不平等的,那个不平等只是在于我们的使用,有人使用它,有人不使用它。

--------

二:真实和真诚的事业
在照顾一个事业,持续、承诺和责任是必须的,但是这些跟内心所渴望的活在当下、自由和自发性是十分相反的,请你告诉我们关于这两种品质能够和平相容的方式,如果有这种方式的话。

如果你想要同时骑两匹马,那将会是一件很困难的工作,你必须了解一件事:如果你渴望自由、自发性和活在当下,你就必须不像在做生意,你可以继续那个生意,但是你必须改变你做生意的态度和方法,你无法妥协这两者,你无法综合这两者,你必须牺牲其中的一个来照顾另外一个。

我想起我的祖父,我父亲和我叔叔不希望他老人家在店里,他们会告诉他说:“你可以去休息,或者是去散步。”但是有一些顾客一定要找他,他们会说:“当他回来的时候我们再来找他。”问题在于他不是一个生意人。

他会很直截了当地说:“我们进货的成本是十块钱,我只赚你百分之十,换句话说,我必须卖你十一块,你难道连给百分之十的利润都觉得迟疑吗?那么我们要怎么生活?”人们就会立刻跟他成交,但是就我父亲和我叔叔的眼光看来,这是一项损失,因为他们会从二十块钱开始叫价,然后一阵讨价还价,如果客户能够还到十五块的价钱,他会觉得很高兴说他省了五块,但是事实上他多付了四块,所以很自然地,他们会把我祖父赶走:“走开,去河里好好洗一个澡,或是去公园休息,你已经老了,不需要再看店。”

但是他会说:“有一些顾客认识我,也认识你们,他们知道我不是生意人,而你们是生意人,我告诉我的顾客说,如果你们来刚好我不在,那么就等一等,我很快就会回来。我告诉那些顾客说:‘记住一件事:不管是西瓜掉在刀子上或是刀子掉在西瓜上,永远都是西瓜被切开,而不是刀子被分开,所以要小心生意人。’”他有他自己的顾客,他们来的时候甚至都不提他们要干什么,他们就坐在那里,他们会说:“等他老人家回来再说。”

生意也可以用真诚和真实来做,不一定要狡猾、剥削、或欺骗,所以不要要求要把“持续、承诺和责任”与“内心所渴望的活在当下、自由和自发性”合并在一起。

听命于你的心,因为到了最后还是要由心来决定你本性的表现、你意识的成长,以及最后的超越——那个超越死——还可以引导着你和你的觉知。其他任何事都是世俗的。你的承诺是什么?一个具有了解的人会避开愚蠢的承诺。你的持续是什么?因为你父亲和你的祖先一直都在经管那个生意,所以你也必须以他们的方式来做它吗?你在此只是为了要重复过去吗?

你难道没有勇气带进新的东西,而抛弃过去旧有的和陈腐的东西吗?你难道没有勇气将新鲜的微风带进你的生活,以及带进在某方面跟你有关的人的生活吗?你的持续是什么?那是没有问题的……事实上,每一个片刻你都必须不连续,不仅是跟别人——你的父亲或你的祖先——不连续,还要跟你自己的过去不连续。一个片刻过去就过去了,你没有任何义务要去继续,或是要去携带那个已经死掉的片刻的尸体。

承诺永远都是由无意识产生出来的。比方说,你爱上一个女人,你想要她跟你结婚,但是她要求承诺,而你是那么地无意识,所以你很容易就对未来承诺,但未来并不是你所能掌握的。你怎么能够说任何关于明天的事?明天并不是你所拥有的东西,你或许会在这里,也或许不在这里,谁知道明天会怎样?那个突然占有你的爱或许会消失,然而几乎每一个男人都会把自己承诺给他的女人:“我将会一生都爱你。”女人也会承诺她自己:“我将不只爱你这一生,我将会对神祈祷,在每一世我都会找到你当我的丈夫。”但是没有人觉知到,甚至连一个片刻的未来都不在你的掌握之中,所有的承诺都将会产生麻烦。明天你的爱或许会消失,就好像它突然出现一样,它也会突然消失,它是一个发生,它不是你主动的行为,它不是你的作为,明天,当那个爱消失,而你发现你的心完全干掉了,你要怎么办?

责任……你一直被责任的概念所重压——你对你的父母有责任,你对你太太或你先生有责任,你对你的小孩有责任,你对你的邻居有责任,你对社会有责任,你对国家有责任,似乎你在这里就要对每一个人负责任——除了你自己之外。这是一个奇怪的现象。

有一个女人在教她的小孩:“我们的宗教最基本的一件事就是要服务别人。”那个小男孩说:“我了解,但是有一件事我无法了解:别人要做什么?”

那个母亲说:“当然,他们也会服务别人。”那个小男孩说:“这就奇怪了,如果每一个人都在服务别人,为什么我不服务我自己,你也服务你自己?为什么要把事情弄得那么复杂,而使它成为一个负担——我必须服务别人,而等他们来服务我?”在他的天真当中,那个小孩是在说一个真理,那是所有的宗教都忘掉的。事实上,在宗教、政客、老师、父母和所谓行善的人手中,责任的意义已经变质了,他们改变了责任的意义,他们已经把它看成是义务:那是你的义务。我要你们知道,那种义务是一句脏话。

你永远不要因为那种义务而做任何事。要不然就是你因为爱而做某些事,要不然你就不要去做它。使你的生活成为一个爱的生活,如果因为爱而你有所反应,那个我称之为责任(responsibility)。将这个字分成两个部分:反应——能力(response-ability),不要使它成为一个字。将这两个字连在一起已经在世界上制造出很多混乱,它并不是责任,而是“反应——能力”。爱能够反应,世界上没有其他力量能够反应。如果你爱,你一定会反应,没有负担,责任是一个负担。

有一个住在非洲的印度教圣人,他来到印度的喜马拉雅山朝圣,他尤其希望拜访印度巴德里那斯和卡德那斯的圣庙,那些是最难到达的地方,在那个时候,要去那些地方的确非常困难,有很多人一去不回——道路非常狭窄,而且道路的旁边是一万英尺的深谷,终年积雪,只要脚稍微滑一跤,你就完蛋了,现在情况比较好了,但是我所说的那个时候,它的确非常困难。那个印度教的门徒尝试了,他带很少的行李,因为要带很多行李在那些高山上行动非常困难,那里空气非常稀薄,呼吸很困难。

就在他上方,他看到一个女孩,年纪不超过十岁,她背着一个很胖的小孩,她一直在流汗,而且喘气喘得很厉害,当那个门徒经过她的身边,他说:“我的女儿,你一定很疲倦,你背得那么重。”

那个女孩生气地说:“你所携带的是一个重量,但是我所携带的并不是一个重量,他是我弟弟。”我在读那个人的自传,他记得那一次的遭遇,他感到很震惊,那是对的,这之间有一个差别,在磅称上当然是没有差别,不管你背的是你弟弟或是一个背包,磅称上将会显示出实际的重量,但是就心而言,心并不是磅称,那个女孩是对的,她说:“你所携带的是一个重量,我可不是,这是我弟弟,而我爱他。”爱可以化解重量,爱可以消除重担,来自爱的任何反应都很美,没有爱的责任是丑的,那只是表示你具有一个奴隶的头脑。

就我而言,如果你真的渴望自由、自发性和活在当下,那么就没有要去综合的问题,你将会改变你对生意的整个做法,你的生意将会变成你的静心、你的真诚和你的真理,它将会停止成为一种剥削。你的持续会消失,你会将一个新的情况带入存在。承诺是完全荒谬的,你无法承诺你自己,因为时间并不是你能够掌握的,生命并不是你能够掌握的,爱也不是你能够掌握的。你是基于什么样的理由来承诺你自己?

为什么要用承诺来封闭你的生命?为什么不敞开它来接受各种惊喜?为什么不敞开它来冒险?为什么要封闭在一个坟墓里?这样的话,你将会受苦,因为你会开始想:“我已经答应了,我已经承诺了,现在不管我想不想履行那个承诺,那并不是重点,重点在于我的信誉。我会假装,但是我无法接受我以前承诺时的愚蠢。”

问题不在于去综合不真实的和真实的,或是去综合真实的和虚假的,你必须抛弃那虚假的,你必须听命于你的心,而且跟着它走,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那个代价永远都是便宜的。任何你必须失去的,你就让它失去,但是如果你听命于你的心,你将会是最终的胜利者,那个胜利是你的,但是如果你想要欺骗别人和欺骗你自己,那就另当别论了。

--------

三:保险对你的不安全感 并没有帮助

当门徒十二年以来,我一直都冒险地过着入不敷出的生活,到目前为止,我不仅还活着,而且有时候还受到无比的祝福,但是自从我再度进入社会,而且我也已经四十八岁了,我变得越来越担心我的健康保险,以及要为我自己创造出一个经济基础。

一个门徒生活在社会,但是不要掉进追求稳定的心理陷阱,也不要错过可能会在不安全的状态下成长的信任。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弟子必须理解的第一件事就是:生命就是不安全,没有可以对抗死亡的保险,你越是使生活变得更安全、更有保障,它就越会变得枯竭而成为一个沙漠。

不安全意味着你必须保持清醒,对所有的危险都很警觉,而生命永远都是在剃刀边缘,那个想要安全、有保障的概念是非常危险的,因为这样的话,你就不需要成为警觉和有意识的。事实上,为了要避免警觉和有意识,你才想要安全和有保障。带着所有可能的不安全,一个片刻接着一个片刻地去生活。树木活着、小鸟活着、动物活着,他们都不知道任何关于保险的事,他们都不知道任何关于安全的事,他们不去顾虑那些,所以他们每天早晨都可以唱歌。

你无法每天早晨都唱歌,或许你从来没有在任何一个早晨唱过歌。你的夜晚充满了不安全的恶梦,危险四处埋伏,到了冒昧,你醒来,并不很愉快,你醒来再度面对当天的不安全——问题、焦虑。但是你听一听小鸟的叫声,我不认为他们有失去任何东西。看看糜鹿以及它们的美和它们的灵敏,看看树木,它们随时都会遭到吹伐,但是它们并不担心,它们的顾虑就是在当下这个片刻,而不是在下一个片刻,这个片刻都是喜悦、都是和平,每一样东西都是绿色的,每一样东西都是有生命力的。

我可以了解你已经有一些岁数了,当一个人年纪越来越大……换句话说,你是在说,死亡变得更接近,那是没有办法避免的。如果你无法避免死亡——没有人能够避免死亡——那么最好不要被它所困扰。会发生的就会发生,为什么要让那些还没有发生的事来破坏你的现在?先让它发生,然后你再去担心它。

你有看到,就在几年之前,世界上到处都有一些嬉皮,他们都在三十岁以下,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发生,没有人去注意观察,过了三十岁以后,那些嬉皮都消失到哪里去了?过了三十岁以后,他们开始担心安全和保障。人生已经过了一半,他们尽情去享受,但是现在老年将至,死亡将会来临,他们就忘掉所有关于嬉皮的哲学,他们突然变得四四方方!我有一些朋友给我的消息,说那些嬉皮都不洗澡、不刮胡须、不刷牙,但是现在行为都变得很正常——洗澡、刷牙、刮胡须。他们都有在工作,而且工作得很有效率,在办公室里,或是在工作厂里,原来的那些嬉皮都消失了。

当一个人变老,死亡的影子就开始笼罩着你,那就是产生恐惧的原因,但是对门徒而言是没有死亡的。如果你觉得害怕将会来临的死亡和危险,那只是表示你没有深入你的静心,

静心对你来讲只不过是一个时尚,现在时候已经到了,你必须很真诚而且很真实地进入静心,因为那是唯一能够使你免于对死亡、老年和生病等所有恐惧的唯一空间,它使你觉知到你并不是身体,也不是头脑,而且你并不是只有这一世,你是永恒的生命。死亡已经发生过很多次,而你仍然活着,死亡将会再发生很多次,而你也还会活着。

静心最终的结论是:很尽致、很强烈、很喜悦地去活当下这个片刻,因为没有什么好害怕的,即使死亡也是一个幻象,不需要任何安全或保障。一个片刻接着一个片刻地去生活,信任整个存在,就好像小鸟在信任它一样,就好像树木在信任它一样,不要把你自己跟存在分开,变成它的一部分,存在将会照顾你,它已经在照顾你。

--------

四:要怎么样才能够在世界里 而又不属于它?

静心者的问题通常是:“要怎么样才能够在世界里而又不属于它?”自从我离开社区一段时间而搬回到世界,我觉得好像是外来的,跟他们不一样,不属于它?

那个问题似乎是:“要如何处于世界里?”

那个问题仍然是在世界里而不属于它,只是在世界里并不会改变第一个情况。

第一个情况让你处于世界里,但是并不世俗。你觉得好像是外来的,这样非常好,它并没有什么不对,你一定会觉得这样,你必须存在的这个世界并不是你可以跟人们同步、跟他们的观念和他们的行为同步的世界。这个世界并不是正确的世界——我是说人的世界。你想要在它里面,成为它的一部分吗?那么你必须是基督教社会里的基督徒,你必须上教堂,你必须相信《圣经》,你想要以这种方式处于世界上吗?

那么一切你以前所做的都是一种纯粹的浪费时间。

处于这个世界只是意味着你必须找一份工作做,你必须赚取你的面包,你必须和一些跟你思想不同的人生活在一起,你必须在一些外来的人当中生活,很自然地,你会觉得好像是外来的,但那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我并不是把你送进世界去迷失的,我把你送进世界是要你不管世界,而仍然保持你自己。那就是第一段描述的意义:在世界里而又不属于它,它仍然保持不变,它非常基本,所以它将保持不变。

--------

五:灵性的追求和物质的 进步能够一起来吗?

灵性的追求和物质的进步能够一起来吗?

没有冲突,灵性的成长和物质的进步能够一起来。只须记住一件事:物质的进步必须担任仆人的角色,而灵性的成长应该保持是主人,不论如何,灵性的成长都不应该为物质的进步牺牲。在任何时间,每当有需要的时候,物质进步都可以为灵性的成长而牺牲,如果这个观念很清楚,那么就没有问题,问题的产生是因为物质的进步保持是主人,而你仍然想要在灵性方面成长。灵性如果作为仆人是无法成长的,你的灵魂不可以是你身体的仆人,你的灵性必须成为主人,然后每一件事都能够以仆人来运作而帮助它。

不需要去划分生活,对于那些能够这样操作的人——把心灵的成长视为优先,而物质的进步只是对它的一个帮助,从来不违反它,一直都跟着它、为了它的人——就没有问题。对于世界上所有的宗教,这一点都必须弄得很清楚。东方选择了一半——心灵的成长——而害怕物质的成长,谁知道?物质太发展了或许会变为主人,或许会占尽先机。因此东方保持贫穷、有病。

西方走到另外一个极端,他们将他们的整个能量都贡献给物质的进步,完全忘掉说物质的进步本身是没有意义的,它无法引导你到任何地方,它只能够引导你进入深深的挫折,到了最后,进入无意义的生活,到那时,你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你们浪费掉你们的整个生命在搜集一些垃圾。它无法给你和平,它无法给你宁静,它无法使你觉知到真理。死亡已经在迫近,而你的两手还是空的,你的整个人生只不过是一个沙漠。

西方在心灵上是贫乏的,在物质上是富有的;东方在物质上是贫乏的,在心灵上是富有的,但两者都只有一半,两者都在受苦,我的努力是应该有一个整合,整合是可能的,只要记住谁是主人,谁是仆人。

--------

六:成功与失败的游戏

为什么接受失败是那么地困难?我宁愿牺牲我的幸福也不愿意承认我失败了。

你所问的问题是所有那些被训练成自我主义者的问题。很不幸地,整个基于现代心理学的现代教育都教导每一个人要成为一个自我主义者,要成为强者,要结晶起来。

那个观念是:教育把你准备好去应付竞争的世界,它是一个经常的战争,每一个人都是你的敌人,因为每一个人都是你的竞争者。除非你有一个非常强的自我,否则你无法成为一个总统,你无法成为一个首相,你无法很成功地变成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你将会保持默默无闻!被留置在路边,而整个竞争者的队伍将会走在你前面,你将会被每一个人压在下面。从最开始,每一个小孩就被灌输这样的恐惧——你必须非常强,否则你将会被压扁。每一个人都试图以某种方式来求得胜利,每一个人都在竞争,想要超越别人,想要变成特别的人。你所问的问题就是来自这种错误的教导,这种完全不合乎人性的教导。你是一个错误世界、错误文明和错误教育系统下的牺牲者。

你问说:“为什么接受失败是那么地困难?”它会伤到自我,否则是没有问题的。你觉得不必要地担心说你无法接受失败。你说:“我宁愿牺牲我的幸福也不愿意承认我失败了。”想要竞争的那个概念就是自我主义的,它是病态的。成为一个失败者并没有什么不对,勇敢地成为一个全然的失败者!做任何你所能够做的事,如果结果还是失败,那么就带着尊严来接受它。一定有人会失败,有人会胜利,有时候换个口味,失败也不错,从失败中可以学习到的跟从胜利中可以学习到的一样多,你可以学习无我,你可以学习谦虚,你可以学习接受一切生命所带给你的,所有这些事情都将会使你成熟,那么谁会去管谁是胜利者,谁是失败者?

人们会很不必要地顾虑到说整个世界都在看他们,但是事实上没有人有时间,每一个人都对他自己的竞争有兴趣。

在被选为美国总统之后,里根回到了他家乡的小镇,他问一个以前学校时代就在一起的老朋友说:“我想你们大家都已经知道了我所获得的这项殊荣,是吗?”

“是的。”他的朋友回答。

“他们都怎么说?”里根问。

“他们没有说什么,”那个人回答:“他们只是笑一笑。”

谁会去管你?人们只是笑说这个白痴当了总统。事实上,如果你失败了,别人可能还会同情你,但如果你是一个胜利者,你无法得到别人的同情。

一个人必须把人生看成几乎就像是一个游戏的地方,一个人必须学习游戏风度,一个人必须知道有人会是成功者,有人会是失败者。如果你是一个谦虚的人,你一定会喜欢你自己成为一个失败者,而不要剥夺别人的胜利。或许你从来没有想过有可能因为你把成功让给别人去享受,因而你能够享受那个失败。他的胜利要依靠你,你本来可以剥夺他的胜利。

一切所需要的就是一种很深的觉知去思考和去看说这是仅有的两个可能性。用你所有的能量和强度全力以赴,但是你不必然会成为胜利者。当别人胜利,你也要为他的胜利高兴,那是一个很美的游戏,不要觉得有挫折感,唯有当你没有全力以赴,你的失败才是一项挫折,如果你有全力以赴,你可以使你的失败变得比胜利更有价值。

你似乎是一个非常严肃的人。把生活当成游戏,享受它的每一面:失败、胜利、走入歧途或是找到正确的途径、夜晚的黑暗或很美的黎明。两面都享受,享受所有的可能性,从每一个经验学习某种能够使你更成熟的部分,学习比较不要那么严肃,而比较有了解性一些,具有一点幽默感。

我要为你讲一个小小的故事……

有三个女人过世而去到天堂的珍珠门,圣彼得在那里接见她们。“你在地球上有避开性吗?”他问第一个女人。

“我完全避开它。”她回答。

“非常好,”圣彼得说:“这里是一支金钥匙,它能够打开天堂之门。”

然后他转向第二个女人,问她说:“你呢?”

“我嘛,”她回答:“一半一半。”

“好,”圣彼得说:“这里有一支银的钥匙,它能够打开炼狱之门。”

然后他问第三个女人说:“你呢?”

“我?”她回答:“我做了一切你想象得到的,同时还做了很多你想象不到的!”

“太棒了!”圣彼得说:“这是我房间的钥匙,我等一下就来。”

--------

七:负起责任将能够使你自由

昨天当我从办公室来听你的演讲时,我觉得非常沮丧、疲倦、又紧张,但是在听完演讲之后,我觉得非常放松、非常有能量,而且很新鲜,但是隔天早上,我又再度觉得沮丧和紧张,那是因为我的头脑,或是我周遭的环境气氛?

那是因为你的头脑。周遭的环境永远都是支持的,如果你的头脑是宁静的,同样的环境也会支持宁静,如果你的头脑是紧张的,同样的环境也会支持你的紧张,周围的环境并不算数,你的头脑才算数,如果它不是如此,那么任何人都不可能成道,因为每一个人都被同样的环境所围绕着。

我想起一个小故事,一个古老的故事。有一个聪明的国王,他经常在晚上换服出巡,在首都附近看看事情有没有按步就班在做。他一直都觉得很疑惑,因为有一个裸体的年轻人经常站在树下,甚至到了半夜还站在那里。他在晚上不同的时间去,但是那个人一直都很警觉站在那里,国王觉得很疑惑:他到底在干什么?有一天他去问他:“你到底有什么问题?在这个寒冷的夜晚,为什么你一直站在这里?”

那个人说:“我有一个宝物要经常的观照,甚至连一个片刻都不能变得无意识,那太危险了。”

那个国王问:“你的宝物在哪里?”

那个人笑了,他说:“你是不会了解的,我的宝物就在我里面。不管是白天或晚上,我越觉知,我就越深入我自己。”

国王第一次把那个人看仔细——一个很美的人,眼睛散发出一种磁力,带着一种看不见的灵气,国王颇受感动,他说:“我一直在想找一个师父,但是我从来没有找到一个,我不能离开你,我邀你跟我一起进宫去,你需要什么都有,为什么要站在这里?国王的师父不适合这样做,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国王的师父。”

那个人说:“当然!”他骑到国王的马上,叫国王走在他的旁边说:“我们进宫去吧!”国王说:“这个人似乎很了不起!”光着身子坐在马背上,而国王却必须用走的,这是他生平第一次用走的……“当那些警卫看到我们,他们将会怎么说?”

但是那个人说:“不要担心那些警卫、或你太太、或你的小孩,没有人可以干涉,我将会宣称,我是你的师父。”

国王开始有一些疑虑:“这个人,我以为他已经弃俗了,他光着身子站在这里有很多天……他答应得那么爽快,他不仅答应,而且还立刻跳上我的马!”

到了皇宫,国王给他最好的房间和最好的设备,甚至比国王自己在用的还要好,他明白表示:“我是国王的师父,如果师父用的东西比国王差,那对国王是一种侮辱。”国王给了他一切他所需要的东西,那个年轻人过着一种奢华的生活。

国王内心在想:“我被骗了,这个人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圣人,他是一个骗子,他光着身子站在那里只是在愚弄我,而他的确把我给愚弄了,但是要如何摆脱掉这个人?”已经过了六个月,但国王是一个有教养的人,他不能够说:“你欺骗了我。”然而有一天,当他跟师父站在皇宫的草坪上,国王说:“很奇怪,但是有时候我会有怀疑升起,从前你光着身子站在树下……你已经抛弃了世界上所有的东西,而现在你生活在皇室的奢华之中,在我里面有一个疑问:现在你跟我之间有什么差别?”

那个年轻人说:“差别吗?你必须跟我来,在正当时刻,在正确的地方,我将会给你那个答案。”

国王和师父两个人都骑上了马,当他们骑到了边界,国王说:“这是边界,现在我们已经进入了另外一个王国,我是不能这样做的,你的答案是什么?”他说:“我的答案是:这是你的马,这些是你的衣服,将它们带回家去,我要走了。这就是差别:你有一个王国,我没有王国,不论我住在哪里,那就是我的王国。”国王大为震惊,他以为他误断了那个人,他拜在他的脚下说:“请你原谅我,我对你判断错误了。”

那个人说:“请你起来,骑着你的马回到皇宫去,因为我是一个很单纯的人……我可以再度穿上那些衣服,马就在那边等着,我可以回来,然后那个怀疑又会再度进入你的头脑,我不想制造任何怀疑,你就带走那匹马和那些衣服。以前我光着身子,现在我也光着身子,周围有很多树,我可以站在任何地方。”

国王努力尝试想要再说服他,但是那个人说:“我可以来,那没有问题,但是我知道你的头脑,它并不是……你是一个撒谎的人,那个怀疑并不是现在才升起的,它在六个月前我跳上你的马那个晚上就升起了。对我来讲并没有什么差别,我在树下跟在你的皇宫一样地宁静、和平、平衡和归于中心,周遭的环境和气氛对我来讲根本没有什么差别,不论我在哪里,它都是我的王国。”

问题不在于我们周遭的环境,我们就是这样继续将责任丢到别人身上,那是不对的,对一个求道者来讲,那是不对的,一个求道者应该对它很清楚:每一个责任都是我的。你将会很惊讶地知道,当你将所有的责任都扛在你自己的肩膀上,你就是世界上最自由的人,因为如此一来,不管你在哪里都一样,你的自由是完整的,你的和平是完整的,你的廉洁也是完整的。

--------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财经资讯,外汇知识,EA下载,EA测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云淡风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692243004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81007353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00-19:0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