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作手回忆录Ⅳ》(第83节)策略探究108讲-第71讲-外汇兵法阵战说(四十六)

主标题:投资一定要有主见,不能脑子长别人头上

副标题:先谈风险,再谈利润,这是常识

《货币作手回忆录Ⅳ》图片 - 1

     《货币作手回忆录Ⅳ》图片 - 2

  在外汇行业这些年,别的没学会,侥幸心理真的一丢丢都不剩了,任凭旁人怎么说,我一定坚守自己的操作理念。

这些理由是我拿10多年时间和金钱,实践出来的真理!

我的银行客户经理只是客观陈述睿远平衡这款基金的客观历史,确实没有败绩,但是我觉得那只是过去,这一期就不一定了。

倘若这一期我进去了,刚刚朋友圈看到了一则这个信息:

标题:爆款基金已经开始亏钱 基金公司人员重大变动

无论是因为引爆全球的疫情,还是剧烈波动的市场,基金公司的表现,均不能说令人满意。

前期爆款基金收益大幅缩水,千亿资金追逐的睿远均衡价值三年持有混合基金,已经出现浮亏。

百亿规模的华夏中证新能源汽车ETF,上市半个月跌幅已超过20%。

而从董事长到基金经理,基金公司数以百计的人事变动,更是为这个不同寻常的“金三银四”,添上了浓重的一笔。

“日光基”:年内已有40只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一日售罄的“日光基”达到40只,新成立的权益基金规模突破了4000亿元,是去年同期的11倍有余。

分析人士称,承接去年的科技股大牛市,2020年开年,科技类的基金表现良好,连发多只爆款基金。

然而,随着市场陷入调整,科技股由于此前获利丰厚,反而变成踩踏的重点,导致相关基金出现明显的净值回撤甚至浮亏。

最近一段时间,“日光基”的占比开始逐步减少。如果行情进一步走弱,万人抢“基”的情况会进一步减少,甚至因为规模不足,出现发行失败的情况。

在年内已经成立的基金中,有四只规模超过百亿。

规模最大的是易方达研究精选股票,首次募集规模达165.89亿元。

排名第二、三位的是汇添富中盘积极成长混合A和汇添富大盘核心资产混合基金,首募规模分别是125.94亿元、113.2亿元。

第四名为华夏中证新能源汽车ETF,首次募集规模107.63亿元。

此外,有些基金的规模没有“破百”,是由于主动限购。

2月18日,睿远均衡价值三年持有混合开卖,单日单日募集规模高达1224亿元,超过此前上投摩根亚太优势混合(QDII)在2007年1162.6亿元的纪录。而配售比例更是低至4.902651%,甚至有“土豪”单笔买入9亿元,可谓影响深远。

比比惨:上市半月浮亏两成

就在爆款基金吊足投资者胃口时,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不断发酵,市场突然急转直下。

近几日全球股市雪崩,美股本月以来已经连续4次熔断,三大指数今年以来跌幅均超过2成,道琼斯指数跌幅最狠,达到3成。不到一个月时间,美国总统特朗普任期内的涨幅全部被抹平。

海外市场暴跌,带动A股市场出现波动。上证综指相较年内高点下跌了15%左右,一些热门板块如半导体、新能源、5G等跌幅更大,导致重仓基金损失惨重。

比如建信科技创新混合,成立于今年2月17日,最近刚刚“满月”,而其A份额的最新净值已经跌至0.8831元。

易方达研究精选的净值也有所回撤,但幅度不大,最新净值为0.9920元。

成立于2月10日的万家自主创新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截至目前,A份额的最新净值为0.9728元,较2月21日的净值1.0327元明显回落,成立以来的回报率为-2.72%。

1月17日发售的爆款基金广发科技先锋混合,最新净值为1.041元,较此前的阶段性高点1.1846元,有明显回落。

银华科技创新混合1月16日成立,最高净值一度达1.0311元。近期随着市场回调,净值跌至0.9011元。

此前大热的睿远均衡价值三年持有混合,目前也跌至1元以下,A类份额目前净值为0.9778元,最高时为1.0137元。

ETF类的产品情况更为惨烈,特别是近期募集的产品,由于被动跟踪,成立之时恰好赶上板块暴跌,被杀个措手不及。

百亿规模的华夏中证新能源汽车ETF,场内最新价格已跌至0.785元。这家基金今年3月4日才上市,半个月左右的时间跌幅已超过20%。

大流动:51位基金经理离职

或许是因为业绩,或许是因为时机,拥有百万年薪的基金经理,表现出超乎寻常的流动性。

截至3月19日,年内共有51位基金经理离职,涉及42家基金公司。截至3月17日,共有来自42家基金公司的51名基金经理离职。而2019年和2018年同期,分别有37家和26家基金公司发生基金经理离职。

虽然疫情的阴影尚未消退,“金三银四”可能不会到来,但基金经理已经创下近三年来的离职高峰。

2019年至今,市场的结构性行情明显,公募基金整体业绩并未跌破历史水平,为何会发生如此大规模的基金经理离职?

原因之一是“被动下课”。

投资业绩是基金公司的经营基础,公司股东对经营业绩有季度和年度考核,自然也会对基金经理形成短期业绩压力。

据媒体报道,深圳某中大型公募的权益基金经理彭乐近期离职。之前他管理的一只混合基金曾在2017年获得了近30%的回报,今年以来,该产品却录得负收益。原因是其重仓的板块,在2019年“完美踏空”了市场主线的科技成长股的布局。

另一个原因是“主动跳槽”,比如“公奔私”。

在市场行情向好之际,为谋求更好发展平台,主动跳槽的基金经理,也并不在少数。

比如,今年年初深圳某绩优固收公募基金经理离任。而据前同事爆料,“他管理的债基在2019年取得了不俗业绩,外面挖他的公司很多。年后回来拿到年终奖和奖金后,就提出辞职了。人往高处走,其实也是正常的。”

在基金经理离职的背面,基金公司急于补充新鲜血液。

不过在人才的来源方面,除同行挖角外,大部分基金公司更愿自己来培养基金经理。

换掌门:32家基金公司高管变动

当然,基金公司的变动还远不止这些。

据证券日报报道,今年以来,已有32家基金公司发布了43份高管人员变更的公告,涉及董事长、督察长、总经理、副总经理职位的新任、离任、转任等情况。

具体来看,有6家基金公司发生董事长变动,涉及11名高管;6家基金公司发生总经理变动,涉及11名高管;9家基金公司督察长变动,涉及15名高管;19家基金公司副总经理变动,涉及22名高管。

单看公募基金董事长这一职务,2020年以来,已有6家基金公司正式“换帅”。博时基金张光华、景顺长城基金丁益、九泰基金吴强、太平基金汤海涛、红塔红土基金饶雄均在今年年内宣布卸任董事长之职;新掌门人分别江向阳(代董事长)、康乐、卢伟忠、范宇和李凌。

此外,红土创新基金邵刚于2019年7月离任,由总经理高峰代行董事长之职,半年后的2020年1月,新董事长张键就任。

本文源自券业行家

2020年3月21日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财经资讯,外汇知识,EA下载,EA测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大能猫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692243004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81007353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00-19:0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