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金巨兽英超的高傲

北京时间9月3日晚,英超联赛与其国内转播商PP体育宣布与对方解约。

双方都坚持“我先提的分手,且错在对方”的说法,字里行间很不友好,没有留下“再续前缘”的余地。

疫情对于商业赛事的影响持续发酵,最终闹到不可挽回。

欠款与退款

9月3日晚,英超联赛官方发布声明,称已经终止与中国国内转播商PP体育的转播协议。

英超联赛官方只公布了结果,而且表示不会对该事件发表任何评论。

但英国媒体们全都疯了。

《伦敦晚旗报》报道称,解约的决定是在英超联赛与中国转播合作伙伴陷入法律纠纷后做出的。苏宁旗下PP体育拖欠了本该在三月份支付的1.6亿英镑款项,双方沟通谈判无果,最终合作终止。

《泰晤士报》也曾发表类似报道,并且还提到,英超联盟可能将版权出售给另一家中国广播公司。

英超发布声明后,PP体育发布声明称,经过多轮会谈,PP体育与英超在版权价值方面存在分歧,非常遗憾目前未能达成协议,虽然PP体育已依照协议向英超联赛超额预付版权周期费用,但PP体育仍将终止与英超的合作。

也就是说,PP体育表示已支付了拖欠的费用,但仍要终止与英超的合作。而矛盾的焦点在于“版权价值”,双方在疫情背景下对于英超赛事转播权的商业价值存在分歧。

今年上半年,英超一度停摆3个月,直到6月17日才重新开赛。赛事停摆,毫无疑问将会拉低赛事转播权的商业价值。

英超停摆期间,其海外转播方也曾要求退款。英国天空体育、英国电信体育等英国国内转播方要求从英超俱乐部获得3.3亿英镑的退款,拥有北欧地区为期6年英超版权的北欧娱乐集团也在疫情停赛期间向版权所有方要求“根据合同条款赔偿”。

今年6月份,英超和天空体育达成协议,退还1.7亿英镑转播费。条件是延期至2021/22赛季结束,在此之前天空体育正常支付预定费用,从而保护英超和各俱乐部的现金流。

而据《每日经济新闻》的报道,英超三年版权期实际开赛进度不到20%的赛程时,PP体育已支付了商定费用总额的一半——换句话说,在三年版权期只执行了20%的情况下,PP体育支付了50%的版权期费用。显然,从这个角度而言,PP体育是双方终止合作损失更大的一方。

结合这些报道,事件的真相已经快要浮出水面。

一方面是赛事版权的价值。

PP体育与英超方面对于赛事版权在疫情期间的价值产生分歧,在其他转播商协议退还转播费的情况下,PP体育不但无法拿到退款,还提前支付了50%的版权费用。

另一方面是付费进度。

PP体育已经证实在英超三年版权期实际开赛进度不到20%的赛程时,已支付了商定费用总额的50%。但英媒依然表示PP体育欠款了,说明英超不但不给退费用,还想让PP体育提前支付可能高达80%的费用。

这应该是合同以外的内容,因为PP体育本次声明中提到了“超额预付”,商定费用50%已经支付,超额的1.6亿英镑也按照协议付了,这样的情况下终止合作,表达了态度。

英媒的表现更是让人失望。帮助英超催款不说,还一直在搅动浑水,所谓英超将版权支付给国内另一家转播商,不知是否凭空猜测,国内目前还没有任何一家公司表示要接盘。

赚钱统治力

今年7月底,央视将英超赛事由转播改为录播。

此前,阿森纳球员厄齐尔曾发表过不当言论,但是英超并没有给予任何处罚,阿森纳也只是发表了一则不痛不痒的公告,声称这是球员个人行为,与俱乐部无关。

而NBA火箭队总经理莫雷也曾发表错误言论,NBA官方拒绝道歉,央视停播了NBA,至今未恢复。

而英超不但在球员发表错误言论时未加阻止,事后也拒绝道歉,央视停止直播英超是非常明显的警告。

与NBA不同的是,央视停播英超还有政治层面更深层次的考量,涉及浓厚的政治意义,不便于过多评论,究其根源,关键词是“英国”、“华为”和“5G”

英超,全称为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Premier League),是英格兰足球总会属下的最高等级职业足球联赛,前身是英格兰足球冠军联赛。

英超是“欧洲五大联赛”之一,由20支球队组成,由超级联盟负责具体运作。英超联赛一直以来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好的联赛之一,也是收入最高的足球联赛,被称为“印钞联赛”。

天价版权费和转播费是英超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今年年初,根据欧足联公布的报告,英超20家俱乐部在2017-18赛季的总营收达到了54亿欧元,不仅超过32亿欧元的德甲、31亿欧元的西甲、23亿欧元的意甲和17亿欧元的法甲,更是几乎达到除四大联赛之外其余617家欧洲球会的收入总和。

2016-2019赛季,天空体育和英国电信联手拿下的英超本土转播权达到50亿英镑,同期的海外转播费也达到了30亿英镑,相当于西甲意甲德甲和法甲四大联赛的总和。

据英超官方表示,英超收入分成包括:UKLive(在英国转播的次数),Equal Share(转播平均分红),Facility Fees(按转播场次来分红,被转播得越多,收入越多),Merit Payment(英超排名奖金,名次越高,收入越多),Overseas TV(海外转播平均分红)以及Central Commercial(核心商业广告平均分红)。

今年8月中旬,英超公布了2019/20赛季英超奖金和电视转播分成收入,利物浦分成最高,达到1.75亿英镑。曼城、曼联、切尔西三支球队的收入也突破1.6亿英镑。

英超20支球队中,仅有沃特福德和诺维奇两支球队的分成未过亿,但也达到了9760万镑和9440万镑。

除版权费和转播费外,英超非常善于通过其他方式赚钱。

在德勤足球财富榜上,世界足球俱乐部收入前10中有6个英超球队。世界最赚钱的前20的俱乐部中,有9支英超球队。这足以证明英超的“赚钱统治力”。

英超的财富密码很简单,就是战绩和球迷,但英超比其他赛事联盟做得更好。

战绩层面,英超的各球队强弱差距小于其他联盟,其根源在于英超更加公平的收入分配政策。强弱球队之间的收入分成差距不大,球队有钱才能吸引更好的球员,球员是比赛的主角,不同球队之间球员整体实力差距缩小,就能保证比赛的激烈程度。

比赛激烈就能保证观赛人数及门票收益,强队不恒强、弱队不恒弱,则能保证球队粉丝基数与粉丝文化的形成,进而带动球衣销量。

赛事转播权

英超会赚钱,但获得其赛事转播权的转播商,不一定能赚钱。

2016年11月,苏宁旗下PPTV宣布以5.23亿英镑获得了2019-2022三个赛季英超在国内的独家转播版权,这在当时打破了国内版权费的纪录。

在此之前,英超在国内的转播权销售主要分为两种模式。

一种是以低价获得赛事转播权,另一种是直接买断。

1995年,国内电视台开始转播英超比赛。

当时,一家名为CSI的英国公司手握1992-2001年英超在亚洲地区的转播权,而国内的地方电视台能以十几万美元的价格从CSI手中拿到英超的转播权。

到了90年代末,价格涨到了近百万美元,但那是电视媒体的黄金时代,这个价格也在接受范围内。

2001年,CSI不敌ESPN,后者以每赛季1亿英镑的价格获得英超亚洲区的转播权。

CSI是专注版权业务的平台,而ESPN是一家专注体育赛事的电视台,国内电视台的转播方式也因此而转变。

一种是与ESPN合作,开辟一个新的频道全天候转播ESPN的内容;另一种是单独购买英超转播权,但需要购买ESPN捆绑销售的电视广告。

两种模式似乎都不太美妙,地方台仍在纠结的时候,网络媒体时代逼近了。

2007年,英超在国内的转播进入了新阶段。

这一年,天盛公司以5000万美元买下英超2007-2010赛季的中国大陆地区全媒体转播权,这是英超第一次单独出售我国大陆地区的转播权,而且这次的版权范围还覆盖到了网络转播的部分。

天盛公司在拿下版权后,将国内球迷推入了付费观赛的时代。

07-08赛季开始,国内只能通过天盛旗下的欧洲足球频道才能在电视上看到正版英超,单月的点播费用高达188元,看一个赛季需要支付1880元,这放在今天仍是普通球迷难以接受的价格。

无奈之下,天盛将网络转播权卖给了新浪和腾讯,观众可以通过较为廉价的价格在网上看到正版英超转播。

但实际上,很多观众都有方式从网上看到免费比赛,这种不合法的方式并不值得提倡,但依然存在,并给付费直播平台带来很大的营收压力。

2010年,天盛合约到期,新英体育以300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了之后3个赛季英超在中国大陆及澳门地区的独家转播权。

在英超转播费用持续增长的情况下,其在国内转播权的价格在6年的跨度内不升反降,足以证明获得赛事转播权后的收益转化之难。

新英体育吸取了教训,推出付费与免费并行的模式,只对部分场次收费。

同时,移动互联网时代即将到来,门户网站声势犹在,为赛事转播提供了硬性土壤。四大门户网站均从新英手中买下了网络转播权,并免费播放。

在此期间,国内英超球迷数量暴增,新英体育得以将英超版权优势最大化。

2012年,新英体育与英超续签谈判,直接将上份合约的3个赛季3000万美元转播费提升到了每个赛季3000万美元,并一口气将合同签到了18-19赛季。

距离这份合约到期还有三年时,PP体育以破纪录的价格抢先拿下了2019赛季之后三个赛季的版权,就是本次双方终止的合约。

但19-20赛季命途多舛不说,PP体育的模式似乎走上了天盛的老路。观众只能以200-500块不等的价格购买赛季包才可收看比赛,不能购买单场转播的模式饱受诟病。

此外由于PPTV本身就是网络视频媒体,也不可能将转播权卖给其他的网站,PP体育能否在这笔天价转播权中获利,始终都是个疑问。

合约终止时,PP体育“超额预付”了版权费用,钱没赚到,还倒贴了不少,最后版权还没了。

几亿英镑的损失,对于英超和PP体育而言,是完全不同程度的损失。

更何况,英媒号称国内会有其他转播方买下转播权,如果成真,英超则没有什么损失。

虽然央视停播英超,但并没有禁止转播平台的赛事直播;虽然PP体育没能将转播权价值最大化,但不代表其他转播商找不到思路。

央视的转播涉及政治考量,但转播商看的只是商业价值。

结语

观众都是健忘的,或者说是习惯于选择性遗忘。NBA官方始终没有道歉,但NBA已经在国内开播了。体育赛事的转播本身就涉及复杂的商业利益,这是普通用户无法控制、也不想参与的。

英超与PP体育的争执就是纯粹的商业斗争。在手持转播权却无法利益最大化的情况下,PP体育只能选择损失最小的方式。而疫情期间的停摆必然给英超带来很大的损失,也势必会在几个规模不同的市场上,选出最小的那个,摆出强硬的姿态。

得理不得利,得利不得理,挺无奈的。

【本文作者五福,由投资界合作伙伴微信公众号:FN商业授权发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如内容、图片有任何版权问题,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投资界处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财经资讯,外汇知识,EA下载,EA测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管理员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692243004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81007353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00-19:0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