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抗美援朝70周年·老兵访谈录(1)| 血洒白云山,火海中的生死较量

一辈子的遗憾——“高喜有,对不住你”

吕品几乎每年都会到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去看看,却再也没有去过三八线以南,看一看白云山。“如果有机会,我想去看看长眠在那里的战友。”

老人有着惊人的记忆力。时间、地点、姓名,一丝一毫都不差,这些早已像烙印一样刻在了他的心里。其中,一个普通战士的名字,他一辈子也忘不了。

“高喜有,我对不住他!”老人说出这个名字,手微微颤抖着。

“高兴的高,喜欢的喜,有用的有。”吕品一字一顿地说,“他叫高喜有,中等身材,一个年轻的战士。”

高喜有是“东远里阻击英雄班”的战士,也是东远里一战唯一幸存下来的勇士。

敌人妄图拿下白云山,东远里首当其冲。1951年1月29日,美军先后出动8架飞机开始对东远里狂轰滥炸,又派出步兵在炮火掩护下向我阵地发起进攻。这片小小的开阔地,很快成为一片焦土。

三营七连二班在排长韩家桢带领下坚守阵地,从上午打到黄昏,抗击了敌人坦克伴随步兵连续四次的猛烈攻击。在打退敌人的第三次冲击后,排长韩家桢等6人壮烈牺牲,只剩下高喜有一人。韩家桢中弹倒地后对高喜有说:“剩下你一个也要把阵地守住!”

高喜有打光了所有的子弹,坚守不退。夜色降临,敌人停止了进攻,志愿军东远里阵地依然屹立。

“高喜有是这个排的独苗啊,我应该把他留下来的,不该又把他送上了战场。”吕品一辈子都在悔恨,把高喜有又派上反击白云寺的战场。

这一去,高喜有就没有从阵地上下来。

反击白云寺的战斗极其残酷。三营七连冒着敌军飞机轮番轰炸扫射,冲向被敌军占领的阵地。在这场战斗中,21岁的指导员宋时运头部负伤,血流满面,冲在最前面,胸部、腹部同时中弹,牺牲时双手仍握着机枪,枪口指向敌人的方向。

高喜有也在这场战斗中牺牲了。“人在阵地在,我们的‘东远里英雄’用鲜血和生命执行了命令,没有辜负祖国和人民的重托。”吕品说。

抗美援朝战争胜利后,吕品几乎每年都会到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扫墓,尽管那里并没有高喜有、宋时运这些战友的坟茔。前几年,陵园修建了一面英名墙,上面刻有19万多名抗美援朝烈士的姓名。吕品扶着墙走啊走,一个一个名字地找,但没有找到“高喜有”。

直到今天,吕品家里还珍藏着一块当年缴获的美军降落伞的布。吕品说:“这块降落伞布是宋时运牺牲前送给我的。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搬了几次家,但这块降落伞布始终都跟着我。摸摸这块布,就像是看见他们一样。”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财经资讯,外汇知识,EA下载,EA测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管理员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692243004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81007353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00-19:0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