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快讯:德国不排除制裁俄德天然气管道项目

参考消息网9月7日报道 据路透社柏林消息,德国总理默克尔的首席发言人斯特芬·赛贝特当地时间7日说,默克尔不排除制裁将俄罗斯天然气输送至德国的天然气管道项目北溪天然气管道二线,以回应俄罗斯反对派人士纳瓦利内“中毒”事件。

报道称,赛贝特在被问及德国外长马斯的相关表态时说:“总理同意外长的表态。”马斯此前敦促俄罗斯帮助澄清纳瓦利内疑似“中毒”一事,声称否则德国将被迫取消对北溪天然气管道二线的支持。(编译/杜源江)

参考消息网8月24日报道 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8月21日发表了题为《特朗普第二个任期可能会对民主实验造成无法挽回的伤害》的文章,文章认为,除了特朗普达到又失去的低失业率之外,他的总统任期将作为肆意妄为的连续的悲剧性破坏进程被载入史册。相关内容摘编如下:

在下周缩减规模的共和党大会上获得提名后,特朗普总统将向美国人民提出这一论点:如果你们再次选我,我会让形势再次大好。

选战基于两大谎言

要想在最严重的公共卫生危机和我们有生以来最大幅度的经济衰退中寻求连任,现实地讲,这可能是他仅剩的论点了。但是,这是基于两大谎言,就一位在总统任期内说谎超过两万次的总统而言,倒也合情合理。

其一是,这个国家、特朗普的总统任期,尤其是他本人,都是新冠肺炎的无辜受害者。事实上,他自己的疏忽、无知和不当行为把对任何一位总统而言都很艰巨的挑战变成一场全国性灾难。

其二是,在病毒来袭前,他的履历有值得赞许的地方。诚然,奥巴马总统执政时期开始的经济增长一直在以差不多的缓慢速度持续。特朗普实现这一增长的手段是将美国的赤字和长期债务提高到创纪录的水平,还实施了给富人带来莫大好处的减税措施。

然而,除了特朗普达到又失去的低失业率之外,他的总统任期将作为肆意妄为的连续的悲剧性破坏进程被载入史册。美国的世界地位,对盟友的忠诚,对民主价值观的承诺,宪法的制衡,对理性和科学的信仰,对地球健康的关切,对公共服务的尊重,对文明和诚实辩论的信念,对需要帮助的难民的“灯塔”作用,对平等、多样性和基本尊严的渴望——特朗普将它们全都付之一炬。

四年前,本报在这个栏目采取了前所未有的举动,我们告诉你们,我们在任何情况下都绝对不会支持特朗普担任总统。我们说,他“因为特殊原因而没有资格”担任总统。

我们警告说:“特朗普的诋毁和分裂政治可能会损坏维系多样化国家的纽带。他对宪法准则的蔑视态度可能表明,美国两个世纪以来的制衡实验比我们所知的更加脆弱。”

图片 - 1

资料图片:2019年10月10日,在美国华盛顿白宫,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媒体讲话。(图片来源:彩色通稿)

参考消息网8月26日报道 俄罗斯《观点报》网站8月22日发表了题为《美国向俄罗斯提出代替核裁条约的全新条约》的报道,美国希望把俄罗斯的高超音速武器加入新版文件,并使第四阶段“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变得更加“灵活”。全文摘编如下:

莫斯科和华盛顿可能就战略武器控制达成一致。据媒体报道,美国现在同意延长第三阶段“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不再要求中国加入。但作为交换,美国希望把俄罗斯的高超音速武器加入新版文件,并使第四阶段“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变得更加“灵活”。这意味着什么呢?

美国改变立场的结论是从美国总统军控问题特使马歇尔·比林斯利的话中得出的。他在维也纳与俄罗斯副外长谢尔盖·里亚布科夫举行一系列会晤后表示:“事情出现了进展。”比林斯利还说,华盛顿不再反对延长第三阶段“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但前提是莫斯科支持制定更雄心勃勃的协议。

不过,政治学家警告,现在谈积极进展还为时尚早——美国人实际上并不想延长第三阶段“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而是想达成类似第四阶段“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的全新协议。美国全球利益中心主任尼古拉·兹洛宾说:“也许在不久的将来,华盛顿将提出与莫斯科缔结关于“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的新协议,并使其‘更加灵活’。它会要求把协议分成几个部分——有些部分是暂时的,有些则更长久。它可能建议在新条约的某个部分提及中国的核地位,在其他部分提及俄罗斯的新武器,比如高超音速武器。”

兹洛宾指出,美国对第三阶段“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的立场实际上已经改变。他说:“美方的新目标是用全新协议——一套由不断修改的灵活协议组成的核武器限制体系来代替第三阶段‘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这些协议既可以是双边的,也可以由几个大国共同参与。要知道,技术发展得如此之快,签订长期条约是没有意义的。这意味着必须签订可以定期修改的协议。”

前俄罗斯国防部国际条约管理局局长叶夫根尼·布任斯基也不相信第三阶段“削减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将被延长。在他看来,美国外交官的言论不过是与特朗普竞选有关的把戏。他对俄新社说:“我觉得,这一切是出于国内竞选的需要,它展示了某种灵活性。事实上,我认为不会有任何延期。我希望这种情况发生,但我不太相信。”

图片 - 2

资料图片:俄军米格-31K战机测试“匕首”高超音速导弹。(资料图片)

参考消息网8月22日报道 英国《经济学人》周刊网站8月22日发表题为《马里的政变不大可能让情况好转》的文章称,政变几乎从来都不是好消息。在马里,暴力沉沦曾在2012年3月显著加速,当时士兵发生哗变,并对总统府、国家广播公司以及首都巴马科的一个兵营发动了攻击。

文章称,尤其是在非洲,政变会引发更多政变。马里是毒品、武器和人口走私活动穿越非洲到达欧洲的枢纽;这个问题现在可能会变本加厉。但西方必须承担一定的责任。在法国干预之后的这些年里,试图以武力解决政治问题(在一定程度上专注于反恐)的局限性已变得愈发明显。驻扎在西非萨赫勒地区南缘的外国军队人数有了增加。除了庞大的法国和联合国特遣队之外,英国、美国、德国和马里邻国的士兵也参与了进来。但他们对于解决冲突的根源——一个对本国人民缺乏关心的孱弱、腐败的政府——几乎没有起到什么作用。

文章还称,在此次政变之前,宪法法院推翻3月份议会选举中31个席位的选举结果的决定,曾引发了数月的民众抗议。当时法院判定把很多席位归还给总统易卜拉欣·布巴卡尔·凯塔的政党。但是,激发这些抗议的还有人们对于一个被视为畸形和软弱的政府的愤怒。不清楚政变制造者是否与这些抗议的组织者有私下的勾结,但他们很可能被后者所接受。外国政府的沮丧不会让凯塔官复原职。

参考消息网8月24日报道 据《日本经济新闻》8月22日报道,新冠疫情蔓延有可能使各国人口生育数量减少。由于年轻人担心就业和收入受影响,在结婚和生育方面会变得谨慎,预计日本和美国2021年出生的人口将分别减少一成。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预测称,由于疫情的影响,2021年在美国出生的婴儿数量有可能比上年减少30万至50万,这相当于美国出生人口的一成左右。

报道称,该学会还指出,由于严重而长期持续的经济衰退,将有女性减少生育数量,而不是推迟生育。

已经连续11年出现人口减少的日本,也不能免受影响。第一生命经济研究所专家熊野英生推测,2021年日本的出生人口数将减少10%左右。日本2019年出生人口数为86万,是有相关统计以来首次低于90万。如果按熊野的推测,2021年的出生人口数将不足80万。

熊野认为,由于非正式就业人员停止工作或失业等经济上的限制,不结婚和不生育的年轻人将增多。厚生劳动省官员也指出,2020至2021年,生育率有可能进一步降低。

报道称,结婚人数剧减已经开始在数据中体现出来。据厚生劳动省的统计,日本5月有32544对夫妻结婚,只相当于上年同月的三分之一,跟2018年5月相比也减少三成。

参考消息网9月7日报道 西班牙《世界报》网站9月6日发表了题为《将为世卫组织评估各国抗疫措施的“中国英雄”》的报道,钟南山被世卫组织选入专家委员会,负责在10月份提交评估各国和世卫组织采取的抗疫措施效果的首份报告,希望能借此避免或更好地阻止未来暴发新的疫情。相关内容摘编如下:

钟南山于1月18日出发前往武汉。当时已经有传言称武汉出现了一种不明肺炎,而83岁的钟南山作为资深专家被派往武汉调查在整个城市蔓延的疾病。之后,钟南山证实了病毒人传人。

从那时至今已经近8个月,日前,钟南山医生入选世卫组织新冠肺炎疫情应对评估专家组,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表示,钟南山院士是中国传染病防控领域的权威专家,享有很高声望,相信钟南山院士的专业精神和经验将为世卫组织新冠肺炎疫情应对评估专家组的工作提供帮助并作出积极贡献。

钟南山是中国医学界的佼佼者,是中国自1月份以来领导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高级别专家。自他领导团队抗击非典后,便被视为英雄。当年非典疫情最早在中国广东省暴发,最终在整个世界导致超过8000人感染。

参考消息网9月7日报道 据日媒报道,已经表示将参加自民党总裁竞选的菅义伟、岸田文雄和石破茂,对于“对敌方基地攻击能力问题”的看法存在分歧。它似乎会成为总裁选举中的争论焦点。

日本《产经新闻》9月6日发表了题为《安倍内阁近期将发表有关安保战略的新谈话》的报道,日前获悉,安倍内阁已决定就安全保障战略方向发表谈话,要求下届政府作出判断。

据政府相关人士说,安倍首相的谈话将不经内阁会议讨论决定。估计原定于在年底进行的国家安全保障战略修订工作,也很可能推迟到明年以后。

报道称,安倍首相曾表示,鉴于已放弃部署陆基“宙斯盾”反导系统,将表明安保战略的“新方向”。

另据日本《产经新闻》9月6日发表的题为《对敌方基地攻击能力问题也将成为论战焦点》的报道,对敌方基地攻击能力问题是在安倍晋三政府时期开始提上讨论议程的,它是否会成为新一届政府的课题并得到具体落实呢?对此人们非常关注。已经表示将参加自民党总裁竞选的菅义伟、岸田文雄和石破茂,对于这一问题的看法也存在分歧。它似乎会成为总裁选举中的争论焦点。

参考消息网9月7日报道 据俄新社俄罗斯库宾卡9月5日报道,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当地时间5日说,北约致力于重返冷战对峙的时代。

他指出,北约正在发展军事基础设施,并继续在东欧部署反导系统。

绍伊古在“国际军事比赛-2020”闭幕后对记者们说:“实际上,北约致力于重返冷战对峙的时代。”

他强调,北约这样做的原因很明显。他说:“俄罗斯联邦奉行独立政策,积极参与解决全球问题,并担当冲突调停人。”

绍伊古说,俄罗斯日益增长的国际声望推动了欧亚大陆以及金砖国家等全球性一体化组织的发展。

俄防长表示:“西方把这一切都视为对其领导权的挑战,以及试图破坏苏联解体后形成的单极世界秩序之举。”

另据俄新社库宾卡9月5日报道,俄罗斯防长绍伊古表示,俄建议北约减少在新冠疫情期间的军事演习次数,以防止关系进一步复杂化,但布鲁塞尔对莫斯科的建议反应消极。

绍伊古在“国际军事比赛-2020”闭幕后说:“俄罗斯军事领导层一再提议要采取一系列共同措施,以防关系进一步复杂化。”

他指出,这些措施包括“不将俄罗斯与北约的接触线附近地区设为演习区域,就舰船和飞机的最近接触距离达成协议,双方军队在新冠疫情期间均减少举行军演和其他活动的次数”。

参考消息网9月7日报道 西班牙环球网站9月2日刊载题为《我们即将面临工业的世界末日吗?》的报道,作者系记者冈萨雷斯·托卡,报道指出,我们正处于非常艰难的工业转型的开始,这将打造一个前所未有的局面。报道内容摘编如下:

我们只见识到了第一阶段新冠大流行已经带来的大量经济悲剧。从汽车工业到飞机生产,再到石化行业和物流运营,众多行业遭受了严重打击。我们正在目睹产业转型的加速。

然而,大流行来了,一切都改变了。我们先是天真地抓着“V”形复苏的可能性,然后又想说服自己,这种病毒的袭击只会加速已经存在的趋势。已经衰败或管理不善的公司最终将陷入困境,而稳定或蓬勃发展的公司将承受不同程度的伤痛。

最终,在拿到了上半年全球经济的骇人数据、目睹白宫的疯狂管理、西班牙的混乱局面以及巴西等新兴国家的经济或人道主义悲剧后,我们才意识到这场经济危机是灾难性的。它不会仅限于加速原有的趋势,而是正在创造一个全新的景象,质疑着全球化或跨国机构的本质。

我们不知道经济能否在2023年之前恢复正常,但我们应该习惯于听到经济无法恢复正常的消息。只需看看其重要的部分正在发生什么:物流、汽车、能源和石化以及航空航天生产。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财经资讯,外汇知识,EA下载,EA测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管理员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692243004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81007353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00-19:0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