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收藏”二三事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游戏时光VGtime(ID:VGTIME2015),作者:箱子,题图:Antonio Monteiro(游戏收藏家)

尽管看了这么多年“喷神 James”(AVGN)的老游戏评论节目,但“游戏收藏”在我的印象中仍然充满了神秘感。它象征着秘密宅邸、成排的柜子和贴满标签的陈列盒,给人一种门槛极高的错觉,让人心生向往。

不过,前阵子有盒《超级马力欧兄弟》的卡带拍卖到 80 万元,这倒是完全激起了我的好奇心:收藏游戏是不是一定得花大价钱?老游戏价格的背后又有哪些门道?于是,白纸一张的我找到了几位收藏者,聊了聊如何入坑,以及围绕关于游戏收藏的一些轶事。

从哪买

收集旧游戏开始在消费群体中流行,还是 2000 年以后的事情,当时 eBay 上的相关交易逐渐多了起来。随着玩家年龄增长,十几年前发行的作品蒙上了一层“复古”韵味。试想一下,手里拿着老游戏的可玩版本,感受原始包装的摩挲质感,在精神上确实是一种享受,也带来了相应的经济价值。

一些第三方鉴赏家在这个时期进入市场,帮助收藏者对游戏评级。2008 年成立的 Video Game Authority 就是这么一家机构,它一定程度上保障了买卖双方能够公平进行交易。

图片 - 1

Video Game Authority 会给玩家提交的游戏藏品打分

但老实说,
游戏收藏涉猎的东西实在太多了,收藏者的偏好也不尽相同。比如 2003 年开始收藏游戏的“楠雄”,自称染上了松鼠症,基本玩什么就想买齐什么。幼儿园的时候收集奥特曼玩具,小学的时候收集小浣熊卡片,初中的时候偶然发现游戏还有正版,于是顺理成章的入坑。

与之不同的是,1996 年开始接触电脑的“蛋糕姐姐”,主要专精的则是 PC 盒装游戏。在他看来,每类收藏者都有偏好,有人专精硬件,有人专精主机游戏,其中又分日版、美版,甚至还有人专精于盗版收藏。

而年龄最小的 00 后“水虫”,反倒是从游戏收藏引申到与之相关的电影、音乐。因此,这里没法像学术论文那样教你如何系统的分辨游戏包装、回执函和说明书 —— 不妨让事情简单一些,先从“哪里买”讲起。

图片 - 2

水虫的一部分收藏

在国内如果想要比较方便的买到盒装老游戏,和我交谈的收藏者都提到了几个相同的地方:7788 收藏、孔夫子旧书网和闲鱼。

比如前几天在 7788 上,一个不含 CD 的《炎龙骑士团》外传“空盒”就拍出了 6445 元,七月底更是有空盒的《炎龙骑士团2》以接近五位数的价格成交。可能有些收旧书的卖家没搞清门道,几百块钱买了一堆“废品”,转手就跑到 7788 来拍卖,云里雾里赚了几万块钱。

提起这档子事时水虫说到:“那个《炎龙骑士团2》还挺夸张的,我个人圈子都有点儿小新闻了。毕竟情怀吧,不过那个买家也是我朋友的朋友……当时大伙还在想他是不是升职了,收入翻上去了。”

图片 - 3

顺带一提,图中的向榭就是敖厂长

方便之余,国内这些网站还有一个重要特色是更容易定位到“大陆版游戏”,也就是当年国内代理过的正版,如奥美电子的《暗黑破坏神2》,北京娱乐通的《古墓丽影7》等等,而且好处是价格不一定贵。

不过,要是对日版等海外流通的作品更感兴趣,亚马逊,日雅,ebay 和露天拍卖可能更加合适,嫌麻烦还可以走魔法集市、萌购,Buyee 等代购渠道。据楠雄介绍,“骏河屋”就被藏友们戏称为日本著名的捡垃圾网站,也是值得考虑的去处。这地方以东西便宜著名,但是经常会缺胳膊少腿,关键是网站图片都是宣传照片,不是实物图。但反过来你也可能捡个大漏,以低价买到“八角尖尖”全新未拆的游戏,风险与机遇并存。

作为一个曾在秋叶原逛过骏河屋实体店的看客,我记忆中店里确实有很多意外便宜的老游戏,我之前就以不到 800 日元的价格,买下了还没拆封的《蓝龙》和《失落的奥德赛》,当然这也可能和 Xbox 在日本的热度太低有关。

图片 - 4

“哎,其实过去国内能够淘到很多金。”聊到这里楠雄突然感叹到:“以前我自己家方圆一公里内有 8 个店可以买游戏,时不时就去逛一圈。现在你去个实体店还要被当贼防,很多就是仓库,东西都是乱堆在那……然后你也知道的,主机游戏体积这么小,来客要想随手顺走几件东西不要太简单。现在卖游戏的黑幕又多,各种再塑封(二手盘重新上塑料薄膜)。所以你走进实体店,有些人自己也做贼心虚。”

防被坑

谈到收藏游戏的坑,本世代就有不少引以为鉴的例子。

两年前曾有人在 PS4 吧“冒死爆料”,提到深圳华强北有一间快递仓库,商家为了把七天的索尼会员券单独拿出来卖,改装《大蛇无双3》的包装。新闻还报过有人带着几百张 Switch 裸卡过境被抓,如果这些卡带流入市场,大概率也会重塑封后用假盒子装起来。

图片 - 5

华强北改装《大蛇无双3》

实际上把附赠会员、特典单独拿出来卖已然不是秘密。每当你在国内的电商平台上购买游戏时,总能看到熟悉的“普通版(不带特典)、特典版,豪华版”三档配置。但有些游戏如果拿去和海淘网站的上比对,就会发现根本没有“不带特典的普通版”这一说,到头来都是拆开取出特典后再重新塑封起来的。

图片 - 6

当然,这些事情不能完全由销售链终端的店面担责,相当一部分问题出在他们的上游渠道,因为每款游戏都有个殊性,举一反三并不简单。  

在这一点上,蛋糕姐姐和水虫都建议购买游戏前做好功课。新手可以配合搜索引擎了解游戏的历史、版本,找到相关的讲解视频;面对正盗版,外观方面的观察也需要注意;而当你结识了游戏收藏圈子里的一些朋友后,再去做更深入的探索。

大陆版的 PC 游戏比较容易落实到书面上,比如某某出版社的一定是盗版,或是某某材质的包装一定有问题,前几年市场上很常见的 69 块《刺客信条》大盒就都是伪正版。

最有名的大陆版 PC 盒装游戏还属“芝麻开门”系列。这个系列初期的很多光盘绝对算是正版,只不过后来销路不好就扔给正普再包装便宜卖,最后甚至出现了模拟器合集、金曲集、动画合集这种一看就没授权的东西。

图片 - 7

与此同时,如果你搜索“世纪雷神”,大概还能查到他们 2004 年被北京工商局查封的消息。在还没跟 Konami 谈妥的情况下,这家公司擅自冠以委托人的名称,生产和销售《实况足球7》。但其实它背后整个流水线都是正版工艺,只可惜性质却是伪正版。

图片 - 8

对于大陆版游戏,水虫分享了自己被坑的一次经历:“印象中捡了一次漏,100 多块买了三盒游戏:《使命召唤2》《孤岛惊魂》《彩虹六号:维加斯》,这三盒陆版实际上只有《使命召唤2》国行是完全正版……”

而熟悉 PC 游戏收藏的蛋糕姐姐,对这种现象也做了一些引申的解释:

“大陆版 PC 游戏的区别在于,这些东西只是舶来货,东西本来就是别人的,引进后包装质量差是毫无疑问的,再加上一部分游戏还有版本差异,比如汉化版,如果翻译比较差,那就把游戏的味道基本毁掉一半了。所以大陆版游戏,我收藏的目的就偏向两个方面。怀旧:当年看到买不起,现在买来摆着也舒服;即便是代理引进,那也有历史,也有相关人员的心血,所以我也会去联系这些人员。

但显然,大部分代理引进背后的故事,就不如游戏开发的故事好玩了。不过少数还是会很有意思,从杨南征到边晓春再到张淳、吉川明静,这些人都是 90 年代代理引进游戏和国产游戏的代表人物。”

图片 - 9

可以看出水虫的收藏非常杂

有意思的是,他们似乎都认为被坑并不算大概率事件。在水虫的圈子里,有些人出“车祸”是因为买得够多,样本量太大,千分之一的概率都能遇上好多次。而在楠雄眼中,常规意义上的被坑,一般是高价买、低价卖,或者买到品相不好的游戏:

“譬如我最早刚上淘宝的时候,2005 年?看到一个《双星物语》豪华版,认识了那个店主,一个二道。他可能是淘宝上第一批游戏二道吧,也是第一批改行的。他那盒双星豪华挂 500,我当时没有那么多钱,得找其他游戏和他抵,或者换。然后我就在家门口的眼镜店找到盒《炎龙骑士团》外传,全新未拆的。当时他和我说,这个抵作 300。

再然后,十几年过去了,刚才你也看到了,那个《炎龙骑士团》现在光空盒就卖 5000+。《双星物语》豪华版应该还不过千吧,我在那之后又 200 多买了套用来“洗品相”(买一套一模一样的游戏,然后把品相更好的部分保存,旧的部分卖掉),最后洗下来的那套好像是 400 左右卖掉的。算不算被坑?其实如果他不告诉我,我也不知道家门口眼镜店有个这么叼的老游戏。”

估价值

关于收藏游戏的价值,卖家挂价格时有一定的主观性,有些人把《最终幻想7》当宝,有些人觉得就应该 50 块包邮,这和每个人的游戏喜好、经验、阅历有关,因此才会出现可以“捡漏”的情况。只不过买得多了,还是会发现一些小范围的规律。  

“譬如某款游戏的出货量其实未必大,但是过去被国内某盗版商看上了……300 万中小学少年接触到了这款游戏,20 年后,这 300 万人里有万分之三的人想要补个正版,这就导致供求失衡,价格上涨。应该说,和中国人相关性越高的老游戏,越容易发生这种现像。相反比如说 DQ,主市场在日本。那么当年的出货量,和现在想要补情怀的玩家数量其实是正相关的,所以价格不会太高。”

楠雄认为,“当年的出货量”和“今天收藏的需求量”之间存在微妙联系,除此之外,保存游戏的难度也会对价值产生影响。纸盒显然就要比胶盒难保存,还有 PS1 游戏的 CD 盒子容易开裂,所以全新的会稍微贵一点。像是《最终幻想7》这种游戏,多一条裂痕都可能导致价格从 40000 日元跳水到 20000 日元。

站在本世代的角度看,全新和二手的价格差异还不明显,差价可能就 50 块钱,但回溯两、三个世代就能发现大不一样,越往前差距越大。

图片 - 10

《三木童子》和《忍者猫》都属于有童年回忆的“贵游戏”

在水虫的藏品中,与游戏相关的“宅物”会更容易涨价一点。他当年因为喜欢打《LoveLive》的音游,收了一套 μ's 在埼玉超级体育馆举办演唱会的录音特典 CD,现在加起来大概能卖到 20 多万日元:

“学生党买玩这类就不建议,不算很值……我有个网友经常会问收藏这方面的事情,他最大的阻力是收入,他学历不高所以工作不是很理想而且地区是在新疆。我也出过他一盒 COD,对于我来说是只是以前多买的一盒,但是他却很喜欢。一般像这样的网友交易,我会顺便写一封信夹在里边。”

图片 - 11

常规情况下,评判价值的一个主要逻辑还是“越稀有越好,品相越佳越好”,当然隔行如隔山,细分领域下行情很不一样。诸如大陆版游戏,塑封门槛低,相反就算有塑封附件也未必全,所以全新和二手的价格相差不大。

但总的来说,这仍然导致一个争论不休的问题 —— 买来不拆,你就不便把玩;拆了,收藏的价值就缩水了。

图片 - 12

对于这一点每个收藏者都有不同的处理方式。有人是买一套新的放着,再买一套品相不好的便宜二手来玩。有的人限定版拆外不拆内,单独把设定集拿出来观赏,游戏光盘仍然裹着膜好好放着。

蛋糕姐姐则属于坚决的“实用派”,几柜子 PC 游戏就摆在电脑旁边,专门配了一台 486,一台奔腾100,一台奔166mmx,一台奔3对应着运行,几乎每天都会拿出来玩:

“去看电影首先是因为自己喜欢。可你不能否认总有人会为了社交或者不落伍被迫去看,然后强迫自己不睡着。但我也很清楚这种争论双方的心理,也很清楚背后的机制:废话,地球上的一切“全新”永远比“二手”的值钱,而且值钱得多,追求全新未拆基本上属于原始本能了。

但以我的价值观,人类总该有比本能更多的东西。如果落到实际问题上,我是会选未拆还是选已拆?我当然是选便宜的那个……”

倒二手

尽管游戏的价值有时会让收藏者兴奋不已,但对于将这一爱好转化为赚钱手段,他们都表现出一丝反感。

谈到这个话题时,楠雄给我讲了个二道贩子的故事:

“我以前认识个卖家,他经常捡漏。现在你看《轩辕剑4 豪华版》是弟中弟了,但当年不说是外神,至少也是个古神级的收藏。他靠捡漏捡了七套,后来我才知道很多游戏他都没玩过,就是靠这个赚钱。

后来有个台湾的收藏者跟他说要出坑了,想把游戏卖掉。然后他么,就寻思起中间商赚差价了。结果我们把预定游戏的钱交过去,这个二道贩子却没有拿到游戏,也就是说他被台湾人忽悠了。2006 年的事情吧,那会儿他大概是一个北漂,背了十几万的债,人间蒸发了。

我当时其实也就买了两三千块钱游戏,用的压岁钱。找了他半年不出现,最后我说要报警了他才出来。他吓得回老家到处借钱,把之前囤积的游戏也全卖了,这之后再也没敢染指这个圈子……因为我当时高中生嘛,嫩,而且和他关系好,比较好说话。所以他把其他人的债先都清了,最后才跑过来应付我。”

站在水虫的角度,纯粹的倒爷只会让一些游戏溢价。比如以前玩 PS2 时买《GTA》系列的游戏一盒才 20 元不到,现在 100 多一盒,还是日本的洋垃圾。甚至连 NDS 版的《动物之森》都因为疫情和 Switch 上《集合啦!动物森友会》热卖的关系,“箱说全”从 5 块钱飙升到 100 多。

虽然他有时会调侃朋友两句“倒爷”,但总归是建立在热爱游戏、收藏游戏的基础之上。

图片 - 13

值得一提的是,这并不带表收藏者完全不出售游戏。

例如,Limited run games 的游戏都是限时发行的,外置特典通常还送一张卡片。但这些卡片有不同的样式,也就是说想全部集齐只能多买几套游戏,简直就是官方逼你当倒爷。所以有人就会留下卡片,把剩下的部分卖了……这么个搞法,其用心昭然若揭。

图片 - 14

Limited run games 发行的《晶体剑》,有两张不同的卡片

还有那种十几款游戏一起拍卖的情况,有些人可能只需要其中的 30%,那剩下的 70% 就等拍卖结束后转手出售。明面上是倒二手,其实很多时候收藏者们只是顺便赚个差价,当然其中也有洗品相和凑运费的目的。

寻意义

可能有人会感到困惑,电子游戏的历史截至现在也就四五十年,游戏收藏能否像古玩、字画一样被纳入“收藏”的行列?从市场的角度来说,游戏收藏确实还不算成熟;但从个人的精神体验出发,它绝对能带来相同的刺激。如果将问题归咎到“鄙视链”上,我们很快就能发现题面也存在问题。  

“在收藏这个话题上,收藏车的鄙视收藏表的,收藏表的鄙视收藏车的,两个不同群体之间偶尔攻讦还是很平常的。”楠雄解释到:“我不能代表其他人,但是就我观察下来,我感觉就好像你问一个收藏游戏的收藏旧书算收藏吗?算是算,但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图片 - 15

事实上,游戏收藏圈内也有“某个品类算不算收藏”的讨论。一部分收藏日版的鄙视收藏中文版的,收藏中文版反过来又鄙视收藏日版的,收藏主机游戏的又觉得大陆版 PC 游戏根本不算正版游戏,背后都有历史原因。

因为早十几年前,日本游戏可以说如日中天,中文游戏市场只能画地自嗨,那个时候确实是以日版为尊。但是现在中文市场起来了,而且中文游戏普遍比较保值。同一个游戏,日版从 8000 日元跌到 2000 日元,港中可能 300 块跌到 200 块,甚至还可能反向涨价。

大多数时候这两派是井水不犯河水,还有很多是井水和河水的杂交“二五仔”,但争论总是存在的 —— 日版玩家总觉得我祖训在此,中文版玩家则认为都“0202”年了,你还给我们谈祖训?

图片 - 16

不算邮费的话,这一套初回“卡卡布”三部曲有希望以 300 块买到

对于廉价的大陆版 PC 游戏“算不算正版”的疑问,蛋糕姐姐的立场非常鲜明:

“我鄙视这种追求“我才算正版,你不算”的低级趣味。首先,我同时收藏美版和大陆版,并且我也追求首发版,避开再版和廉价版。但我这么做的目的不同,我不是为了追求版本而追求,而是为了最大程度还原历史。在我眼中,芝麻开门系列也很有意义,我照样会买很多收藏……

我在“定义收藏”方面有自己的标准,但这真的只是个人喜好差异。稍微想象一下 20 年后的玩家会如何看待“数字版”这种原始古老的形式,可能就跟我们现在看待八、九十年代大盒实体版的感觉一样。我并不是在尝试用上帝视角看待这些事,只是觉得这样思考思考会很有意思。”

图片 - 17

正如蛋糕姐姐所述,他最看重的是各方面的历史意义,同等重要的是他对这个游戏本身的喜好程度。如果是美版 PC 老游戏,那它的历史意义就主要体现在游戏行业的影响力,当年的口碑地位,开发背后的有趣故事,以及一个个参与者的故事。

水虫则将一部分收藏的意义归纳成情怀,他甚至认识一些在正版上开销不少,回头又去寻找盗版的玩家,只因小时候玩过那些游戏。

而楠雄认为游戏收藏是一种“舒适区”,他收藏 Falcom 的老游戏,是厌恶这个时代画面技术的军备竞赛,越来越高的成本让厂商们趋于保守,内容的多样性反而远不如过去。他巴不得 Falcom 把“卡卡布”或者“空轨”那套引擎一直用下去,用到老死。

如果回到文首的秘密宅邸、成排的柜子和贴满标签的陈列盒,相信各位已经有了答案。这些表象以及游戏收藏带来的纯粹经济价值,对于真正的收藏者而言可能已经是非常次要的东西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 游戏时光VGtime(ID:VGTIME2015),作者:箱子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财经资讯,外汇知识,EA下载,EA测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管理员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692243004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81007353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00-19:0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