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时隔两年 央行下调远期售汇风险准备金率 什么信号?

原标题:0%!时隔两年,央行下调远期售汇风险准备金率,什么信号?人民币刚破6.7,对换汇有何影响?

摘要 【0%!时隔两年 央行下调远期售汇风险准备金率 什么信号?】10月10日,央行发布公告称,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双向浮动,弹性增强,市场预期平稳,跨境资本流动有序,外汇市场运行保持稳定,市场供求平衡。为此,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2020年10月12日起,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20%下调为0。(券商中国)

图片 - 1

图片 - 2

  随着人民币美元汇率自6月初以来显著升值近6%,央行今日出台了一项似曾相识的举措。

  10月10日,央行发布公告称,今年以来,人民币汇率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双向浮动,弹性增强,市场预期平稳,跨境资本流动有序,外汇市场运行保持稳定,市场供求平衡。为此,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2020年10月12日起,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20%下调为0。下一步,中国人民银行将继续保持人民币汇率弹性,稳定市场预期,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图片 - 3

  这是继2018年4月央行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0上调到20%后,再次恢复至0.2015年“8.11”之后,为抑制外汇市场过度波动,央行将银行远期售汇业务纳入宏观审慎政策框架,对开展代客远期售汇业务的金融机构收取外汇风险准备金。

  结合前几次准备金率调整的政策意图和市场环境看,此次调整风险准备金率或释放两大信号:

  一是当前外汇市场运行稳定,市场供求平衡,不存在引发外汇市场非理性波动顺周期行为,资本外流压力大幅降低,因此可以降低风险准备金率,从而利于降低企业办理远期售汇业务的财务成本。

  二是近期人民币汇率升势强劲,此时将风险准备金率从20%降到0,与2017年9月彼时的市场环境和央行的操作相似,体现出央行希望汇率保持在合理均衡的水平,而非形成明显的单边升值或贬值的市场预期,通过深化市场化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发挥汇率调节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自动稳定器的作用。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前期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值显著,加之央行此时降低风险准备金率,多位受访的资深外汇分析人士认为,预计四季度人民币汇率升值空间有限,甚至会出现一定回调。对于近期有美元使用需求的进口企业而言,当前的换汇点位或较为合适。

  调降准备金率利于降低企业远期购汇成本

  远期售汇业务是银行对企业提供的一种汇率避险衍生产品。企业通过远期购汇能在一定程度上规避未来汇率风险,但由于企业并不立刻购汇,而银行相应需要在即期市场购入外汇,这会影响即期汇率,进而又会影响企业的远期购汇行为。

  这种顺周期行为易演变成“羊群效应”。2015年“8.11”之后,为抑制外汇市场过度波动,央行将银行远期售汇业务纳入宏观审慎政策框架,对开展代客远期售汇业务的金融机构收取外汇风险准备金,此后央行多次跟随市场形势变化及时调整风险准备金率的具体水平。

  央行曾解释称,要求金融机构按其远期售汇(含期权和掉期)签约额的20%交存外汇风险准备金,相当于让银行为应对未来可能出现的亏损而计提风险准备。为满足交存外汇风险准备金的要求,银行会调整资产负债管理,通过价格传导抑制企业远期售汇的顺周期行为。

  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王有鑫对券商中国记者表示,从过去调整的情况看,央行通常在汇率贬值幅度和贬值预期较大时启用该手段,将风险准备金率提高到20%,在汇率稳定后再降至0。在本次调整前,央行曾于2018年8月在人民币贬值压力较大时将其由0调至20%,由于准备金要被冻结且利率为0,相当于提高了银行远期售汇和企业远期购汇的成本,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抑制企业远期售汇的顺周期行为,起到稳定汇率的作用。

  目前,形势显然已经有所变化,国庆节后人民币强势升破6.7,创2019年4月以来新高。汇率升值虽然能够起到降低进口成本、稳定跨境资本流动和提振资本市场等作用,但升值速度过快也会在一定程度伤害出口部门,并对经济复苏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

  “此时调降远期售汇风险准备金率,降低企业远期购汇成本,有利于增加购汇需求,在一定程度上平缓汇率升值幅度和速度,更好的实现汇率稳定和双向波动。”王有鑫称。

  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也表示,外汇风险准备金率属于逆周期调节工具,通过调整,防止人民币过度升值或贬值,实现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下的双向波动。

  温彬认为,近期人民币兑美元升值显著,此时将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下调为零,一方面有助于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继续保持在合理均衡水平,另一方面也有助于银行降低远期售汇成本,增加企业对此产品需求,以更好地利用衍生品管理汇率风险。

  短期内人民币升值空间或有限

  美元指数的持续疲软,加之中国自身基本面的强韧,带动今年6月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明显走强。自6月初至今,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涨幅已高达近6%。在刚刚过去的三季度,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涨幅达到3.89%,为2008年第一季度来最大单季涨幅。

  而在节后首个交易日,在岸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更是补涨逾1100点,目前在岸离岸汇率均升破6.70关口,创17个月来新高。

  展望后续的人民币汇率走势,不少分析认为,进入四季度,由于美国大选进入白热化的关键阶段,美元指数的波动性会增加,相应的,人民币汇率也会在短期内出现调整。但中长期看,人民币汇率有望保持稳定,甚至有望延续升值行情。

  招商证券研究发展中心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表示,中期看,美元已进入弱势周期,将从103的高位回落至70左右,回落幅度达30%。相应的,从2020年5月28日7.16的高点开始回落算起,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已进入升值周期,将升至6.0至6.5之间。不过,历史不会简单重复,考虑央行进一步推进人民币汇率市场化和金融市场开放的政策意图,这轮人民币升值周期或将突出表现在汇率波动性提高(甚至超调),市场化程度提高,受国际资本流动影响更为显著和央行退出常态化干预等几个方面。

  尽管市场对于人民币汇率未来的升值前景究竟会有多大难有定论,但从短期看,不少受访人士认为,对于近期有美元使用需求的企业或个人而言,当前的换汇点位或较为合适。

  “央行此时调整远期售汇风险准备金率对汇率的影响,更多体现在市场预期层面,汇率的实际变动关键还是要看跨境资金流动情况。现在汇率升值受证券投资流入影响比较大,而这些受购汇成本的影响实际并不大。但就国内的进口企业而言,现在的换汇点位相对来说已经较为合适。”北京一资深外汇从业人士对券商中国记者表示。

  王有鑫也认为,考虑到年内人民币已明显升值,目前远期购汇成本也降低,对于有外汇使用需求的企业来说,此时选择换汇成本较低。

  央行行长易纲近日在《中国金融》撰文指出,纵观全球,成功经济体必须保持币值稳定,这不仅包括国内物价水平的稳定,也包括汇率的基本稳定。若汇率发生较大幅度贬值,即便国内生产总值的本币价值上去了,换成其他国际储备货币价值也会下来,这既会影响本国在国际竞争中的地位,也影响老百姓的对外购买力。

  易纲认为,汇率剧烈波动,还会影响国内外对本国经济的信心,不利于经济主体正常的贸易投资活动。2021年是第十四个五年规划的第一年,央行将人继续扎实做好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开放各项工作,守护币值稳定和金融稳定。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财经资讯,外汇知识,EA下载,EA测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管理员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3692243004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81007353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10:00-19:00,节假日休息